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987、驀然回首,媞哥就在,燈火闌珊處(二合一求月票)鑒賞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郑观媞是香港人,虽然来建邺很多年,普通话比当地人还标准,但是依然没办法理解大陆各个省份之间的“爱恨情仇”,她还问过陈汉升,苏东省为什么叫“内斗省”,粤东省叫“大吃省”。
陈汉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表示沙雕网友真鸡把有才,绰号都起的那么贴切。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没过多久,几个部领导走进会议室,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年度会议正式开始。
这次会议要持续两天时间,流程也和以往的差不多。
第一天上午是领导讲话,然后对整个行业的工作进行总结和点评。
下午是颁奖典礼,对年度贡献比较突出的法人进行嘉奖,陈汉升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工信部的会议,不过还是拿到了奖状。
第二天上午,安排优秀企业发言。
黄立谦代表果壳电子做报告,详细讲述了果壳快播、果壳社区、果壳云对于果壳电子的重要性,包括产生的经济效应。
大家都听出来了,这位果壳的董事会高管想表达两层意思。
第一层,希望部领导重视互联网经济,并且以正确的眼光看待这些应用软件。
第二层,似乎还带着点警告的味道,有种“快播自古以来就是果壳电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禁止外部势力插手这块蛋糕”的宣言。
台下的老板们一个个都若有所思,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并不是秘密。
谁都知道果壳快播性能突出,国内注册会员数已经超过1亿了,这个数字比统计出来的中国网民还要多1000来万。
即使有重复注册的用户,也肯定有上网只为看片的老色批。
现在上网的标配就是QQ号和果壳快播账号,有些巷子里的黑网吧,因为电脑太卡宁愿卸载掉QQ,也要把果壳快播留在桌面上。
果壳是快播完全免费的,可是这么多流量就是钱啊,还可以反馈到其他果壳系产品上面。
著名运动品牌耐克刚和果壳社区达成合作协议,以一年3.8亿的价格,承包了社区页面右上角的广告版块。
耐克原来打算一签十年的,不过果壳网络部牛逼哄哄表示合同一年一签,明年要签还得竞价。
果壳社区根本不缺客户,耐克不要,阿迪马上就接盘了。
仅仅一个合作商就贡献了将近4个亿,谁不眼红啊,有些势力就想山寨一个类似的播放器,不过他们又担心惹恼陈汉升,所以先在网上推波助澜,宣传“果壳快播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等等舆论。
不夸张的讲,如果“快播”的老板还是王兴,他估计还得被资本联合起来送进去,不过换成了陈汉升,那些人才比较小心。
黄立谦发言的时候,领导们都在低头记录,说明果壳电子在大家心中的分量并不轻。
最后一天的下午,安排了自由问答的环节。
那个跟着郑观媞一起出差的技术副院长,介绍了果米研究院在微电子制造技术上的突破和专利,并恳请领导们给予相关政策支持,能够更快的追上那些外国同行。
总的来说会议算是圆满结束,最后一天晚上还有个宴会,部领导也会出席。
这些就是政府部门组织会议时,约定俗成的正常程序。
······
晚上6点多的时候,陈汉升、郑观媞、黄立谦来到酒店落座。
这种级别的应酬,颜宁和覃英都是没资格出席的,不过她们也一点都不想参加,带着那些年轻助手轻轻松松的逛街去了。
陈汉升被安排在主桌,郑观媞坐在在普通桌,其实这个“普通桌”并不普通,随随便便都是身家好几个亿的老板,只不过并非主桌那群行业龙头罢了。
领导到场后晚宴正式开始,那些有钱人也是人,茅台喝多了一样脸红,几轮热热闹闹的敬酒以后,大家都举着酒盅,摇摇晃晃的四处找熟人碰杯。
陈汉升也溜达到郑观媞旁边,和那一桌的企业家吹牛逼和交换名片。
郑闺蜜今晚也喝了两杯酒,眼波水盈盈的动人,茶杯上印着淡淡的口红印,显得很诱惑。
陈汉升刚想口花花的调戏几句,眼皮里突然映入一抹黑色的身影,有个穿着黑色丝质短裙的美少妇走过来了。
美少妇手里端着红酒,短裙下面是一截裹着黑色丝袜的浑圆小腿,烫过的长发散在肩膀上,顾盼含情的杏眼,时不时放射出勾魂的媚电。
“陈董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饶漫漫。”
这个女人是来找陈汉升的,而且还是某个上市企业的副总经理。
有意思的是,这家企业就是打算研发“山寨果壳快播”的倡导人之一。
陈汉升有些疑惑,他们把这个美少妇派过来做什么,准备割地赔偿和亲吗?
陈汉升并没把“副总经理”看在眼里,这个头衔并不值钱,没股权、没地位、只有一个空头职务,一般来说属于安置情妇的极佳岗位。
郑闺蜜饶有兴趣的喝了口茶,今晚真是有点意思啊。
小绵羊居然来试探大灰狼?
到底是饶漫漫自己的想法,还是传说中“主人的任务”?
“你好。”
陈汉升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
“那个······我能坐下吗?”
饶漫漫指了指陈汉升旁边的空座椅。
“当然。”
陈汉升还殷勤的把椅子拉出来一点。
“谢谢~”
饶漫漫坐下去的时候,好像生怕走光似的,还用手刻意挡了一下短裙下的大腿空隙。
不过这个欲盖弥彰的动作,更像是提醒男人——Look here!
“我最佩服陈董这样的少年英雄了。”
饶漫漫举起红酒杯,娇滴滴的说道:“白手起家创立了果壳电子,还能在三星总部维护祖国声誉,所以我想敬陈董一杯。”
“好汉不提当年勇。”
陈汉升摆摆手说道:“既然饶小姐敬酒,我找服务员要个高脚大杯。”
“好~”
饶漫漫以为陈汉升想在自己面前展示一下酒量。
在这个过程中,饶漫漫不小心和郑观媞对视了一眼,发现这位美女总裁就好像看戏似的,双手抱胸倚在靠背上,目光里有一种平静的嘲弄。
莫名的,饶漫漫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等到服务员拿过来大杯以后,陈汉升一边“咕嘟嘟”的倒着白酒,一边说道:“其实呢,我刚才见到饶小姐第一眼,就觉得咱们很有缘分。”
“哦?”
饶漫漫露出天真好奇的表情:“为什么呢?”
饶漫漫真实年纪应该在30岁左右了,不过保养的不错,装作纯洁烂漫的时候,既有少女的清纯,也有少妇的韵味,演技已经很到位了。
“因为你很像我前女友。”
陈汉升认真的说道。
“啊······”
饶漫漫愣了一下,随即害羞的低下头。
“你像的我前女友”这句话,很多时候就是男人进一步搭讪的借口,甚至是发起感情攻势前的口号。
“那我能问一下······”
饶漫漫也是个很好的捧哏,顺着这个话题问道:“陈董和前女友为什么分手呢?”
“因为她太丑了!”
陈汉升说完,“咚”的一下把满杯茅台放在饶漫漫面前,脸上也不见了刚才的“柔情蜜语”,冷漠又带着命令的说道:“既然想敬酒,就把这杯喝完吧。”
“啥?”
饶漫漫脑袋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太喜怒无常了吧,或者他刚才只是耍耍自己的?
不过饶漫漫自恃身后还有大佬,并不想喝完这杯白酒,心想在这种公开场合,陈汉升也会顾忌一点身份吧。
“陈董有些喝醉。”
饶漫漫站起来准备离开:“我就先回去了。”
“这可不行。”
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他流氓一样的敲了敲酒杯,发出“叮叮咚咚”悦耳的声响:“你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下,还敢来试探,算你有点种,喝完这杯我放你回去。”
“不喝的话。”
陈汉升一字一句的说道:“老子就捏开你嘴巴灌下去,操你妈的!”
骂人的时候,陈汉升声音都提高起来,附近几桌企业家都看向这边。
不过谁也没有当和事佬,只是默默的交换着眼神。
“这······”
饶漫漫早听说陈汉升是个无赖,没想到他敢这样耍泼,也完全不给自己背后势力的面子。
尤其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多,不过基本都是看着饶漫漫的笑话。
“既然是陈董要求,那我喝就是了。”
饶漫漫知道,越拖下去对自己越不利。
自己归根到底只是个花瓶,陈汉升可是实打实的企业家,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所以她端起酒杯一咬牙全部喝光,然后忍着酒精在肠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冷冷的说道:“可以了吗?”
“不可以。”
陈汉升并不同意,再次“咕嘟嘟”的倒满一杯:“我不喜欢你现在的脸色,你得一边喝一边笑才行。”
“哗~”
有人哗然出声,“果壳陈”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翻起脸来果然凶横。
郑观媞觉得差不多了,刚想出声制止,不过接收到陈汉升的目光以后,忖度一下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饶漫漫终于见识到了陈汉升的跋扈,这放在古代就是“逼良为娼”的恶霸啊。
饶漫漫这样想的时候,完全忘记自己也不是良家女子。
另外,事情发生这么久仍然没人制止,就连自己背后的势力都没有出面解围,这说明大家都不想公开得罪陈汉升。
“谢谢陈董倒酒。”
最后,饶漫漫漂亮的脸蛋上挤出一丝笑容,只是眼里有泪水在滚动,看起来有些可怜,不过当她端起酒杯的时候,陈汉升依然不满意:“笑的太勉强了,我心里不舒服。”
“谢谢陈董倒酒!”
饶漫漫这次加重了语气,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不错,情绪很饱满。”
陈汉升这才点头:“喝吧。”
饶漫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短裙的胸襟早就被白酒浸湿了,显得有些狼狈,但是她脸上的笑容一刻没敢收敛,喝完还礼貌的问道:“陈董,我可以走了吗?”
“回去转告你的老板。”
陈汉升不知道是说给饶漫漫听的,还是在警告所有人:“我前两个月太忙了,知道你们在打果壳快播的主意,只是抽不出空应对。”
那个时候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刚出生,陈汉升精力大部分都放在两个宝宝身上,再加上对方并没有付诸实施,所以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现在我有时间了。”
陈汉升毫不留情的说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丢下一句话,今晚12点前要是收不到你老板的解释,我就要像搞三星那样,搞垮你的公司了。”
周围环境明显安静一下,陈汉升这是公开威胁了,而且他可是有实实在在的“战绩”支撑。
陈汉升“出道”以来,共打过两次“职业赛”。
第一次的对手是新世纪电子厂,结果新世纪没了;
第二次的对手是三星,结果三星手机从大陆市场消失。
两次都是“KO”,对手都是带着痛苦面具走的,一点都不安详。
“知道了。”
饶漫漫也不装名媛了,乖巧的应了一声,等到陈汉升再没有其他吩咐,这才匆匆跑向卫生间呕吐。
过了一会,大厅再次恢复了热闹,只是大家看向“果壳陈”的眼色,不知不觉多了一丝忌惮。
世界上到处都是赚钱的机会,何必抢一个恶棍的蛋糕呢,还是看看有没有老实人可以欺负吧。
······
酒宴结束后,在回酒店的路上,陈汉升发现郑闺蜜仍然皱着眉,他咧咧嘴说道:“我认识的媞哥可不是圣母婊,别看饶漫漫喝了两杯白酒,但是她很快就可以拿到20万的补偿。”
“我怎么会可怜饶漫漫。”
郑观媞摇摇头说道:“她就是过来试探的,如果你这次不强硬一点,他们可能直接山寨果壳快播了,那时谁又可怜果壳网络部那些辛辛苦苦的研发技术员?”
陈汉升微微颔首,自己和媞哥能够成为好闺蜜,很大程度上就是拥有相似的“对敌观”。
“我就是在想。”
郑观媞说道:“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人连你的羊毛都敢薅,小米现在的品牌也很值钱,会不会有势力动心呢。”
“原来应该有的。”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不过我这次敲山震虎应该有点作用,大家都知道咱俩是建邺的神雕侠侣,动小米之前大概会考虑我的意见······”
“叮铃铃~”
正说着的时候,有电话打过来了。
陈汉升看了一眼也没避讳郑闺蜜,不过说话总是夹枪带棒:
“真的准备放弃了吗,果壳快播挺赚钱的,你们这就不做了?”
“我今天只是酒喝多了,说点狠话而已。”
“太可惜了啊,新世纪倒了,三星走了,我到处找不到对手PK,原来以为你们能解解闷呢。”
······
郑观媞知道,这是对方老板打来电话解释的,看来他们是准备放弃了,大概真的担心陈汉升这种混混背地里耍阴招。
“做生意也挺难的。”
郑观媞自言自语的说道,当蛋糕做大以后,还得拥有守住蛋糕的实力和手腕。
这样看的话,陈汉升挺适合这一行的。
“你在说什么?”
留里克的崛起 重生的杨桃
陈汉升刚挂电话,没听清楚郑闺蜜的感慨。
“没什么。”
郑观媞顿了一下:“我说刚才因为打岔,喝酒都没喝好,不如我们再买点回酒店喝吧。”
“什么!”
陈汉升蓦然回首,媞哥站在灯火阑珊的街面上,冲着自己莞尔一笑。
······
(4500字二合一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