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754. 歸與接風宴,久違的排練現場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燕京时间11月1日下午14:23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落在燕京国际机场,室外温度-1—13℃,飞机正在滑行…”
“Ladies and Gentlemen…”
二十分钟后。
T3航站楼B出口。
一个带着帽子口罩的瘦高身影推着行李箱,混迹在出口人群中,不算太显眼。
“终于回来了。”
秦键边走边叹,目光所过之处,满满都是亲切。

接机口,陈唐杰、王小亮还有方小鱼三人已经等候多时。
404二人正打赌秦键什么时候能出来,就在这时,方小鱼双手高高挥起,一声“师傅“格外醒目。
二人忙望去,出口,那个熟悉的身影终于他妈的出现了。
王小亮由衷感叹道:“真**帅啊。”
“师傅!!”
又是一声师傅。
人群中的秦键已经看到了三人,他掩饰不住眼角的笑意,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半年未见,没有寒暄。
两拳两个拥抱,外加一个摸头。
几句问候的功夫,秦键就觉得自己真的落地了。
“走吧。”秦键看了看表,“今天的排练几点结束?”
陈唐杰伸手接过秦键的行李:“估计也就结束了,今儿就算了,晚上你好好休息,补充好体力明儿还有个大局等着你呢。”
王小亮跟道:“就是,今天你就别折腾了,大家已经连排两天了,你也让大家最后过个周末啊。”
秦键一想也是,“行,那直接回宿舍吧。”
“别介,“王小亮道,“先吃饭,莎莎她们地方都定好了。”
四人说着朝着停车场走去。

去餐厅的路上,秦键坐在副驾,方小鱼和王小亮坐在后车厢。
王小亮给小可爱打了个电话,说他们接到秦键在去餐厅的路上了。
“好好好的,”免提里是乱哄哄的排练现场,小可爱急声道,“这边马上结束了,我们十分钟后出发!”

连堵带停,一个小时后,车子才进入三环。
又半个小时,四人才来到吃饭的地点。
此时天色已暗。
一家古香古色餐厅包间里,宁仟夏、李莎莎、郑峰、丁雅茹、曹艳王麟等几名声部长以及老成员都已经提前赶到。
众人围坐。
主座的位置正给秦键留好。
秦键一进门,前脚还安静的包间,后脚炸开了锅。
大家不约而同站起。
“社长牛逼!!!!”
“恭喜啦,社长!”
“恭喜键哥!”
“恭喜了哟,大忙人!”
“您老终于舍得回来了!!”
“社长我都想死你了!!”
“快把帽子摘了,让我们看看肖邦大赛的冠军!!”
“社长你的头型危险~”
“哈哈哈哈哈————”
欢笑与起哄声不断,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
他们开心,开心秦键回来了。
秦键没有偶像包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他环视了一圈,半年时间,大家在他眼里或多或少的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有人瘦了,有人胖了一圈。
“谢谢各位,我也很想你们。”他语气诚恳
“切————”
你好圣诞老人 沐倾涵
“yu——————”
“不信!!”
笑闹着,秦键的接风宴开始。
“哎哎哎,社长你往哪坐呢,那是小亮的位置。”

饭局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所有话题都集中在了秦键身上。
关于肖邦大赛,关于各国的顶尖选手,关于夺冠,秦键讲述了许多他在这一过程里所经历的事情。
准备明年参加明年伊丽莎白国际小提琴大赛的李莎莎问了秦键许多问题,譬如准备工作、出国事项等。
就这个问题秦键与大家分享了许多经验,他鼓励大家去参加这种国际赛事。
“当你真正去到那种比赛环境里,你才能意识到自己在哪些方面可以做的更多更好。”
“国际比赛会给你方向。”
通过这一整场比赛,他更加深切的体会到‘想要彻底搞明白古典音乐,必须要走出国门。’
仅是大学四年是远远不够的。
“来。”
秦键起身提酒,“预祝莎莎明年比赛顺利。”
“干杯!”
逍遥能纵横
“干杯!”
“干杯!”

酒过三巡,话题渐渐从肖邦大赛到了德国新歌声歌剧大赛。
这也是秦键眼下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亚大与奇拉的四幕剧在宁仟夏和众位老成员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在上周全部拿下。
“明天上午你听听吧。”
宁仟夏的话语中包含了大家的期待。
这几个月,大家为此都吃足了苦头。
关于这部歌剧,在场没有人知道实际内情,包括宁仟夏。
国外的剧目千千万,至今每年都有大量的新歌剧被现代新作曲写出。
可并不是每一部歌剧被写出就会第一时间问世,有一些剧目甚至搁置好几年才会被搬到舞台上。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这部剧的出处实际上就来自他们的社长。
约定了明天上午排练厅见,大伙再次举杯。

接风宴结束后,众人回到学校。
校门口还高挂着‘祝贺我院音乐学系秦键获得第十七届肖邦大赛金奖’的大字条幅。
回到宿舍,男生公寓四楼的几个宿舍得知秦键从华沙归来,纷纷组团来到404。
自然是各种祝贺邀约。
秦键一一答谢,并说忙完这一段大家凑一起聚聚。
将几波人全部送走之后,他才疲惫的爬上床。
与段冉发了会信息他便睡去。
他累极了。

次日一早,秦键回国的消息便传遍了全校。
得知秦键今天早晨要带领费加罗春天进行排练,不少大一新生都直接翘课赶到了一楼排练厅。
他们还没有亲眼目睹过这位传奇的秦键学长。
一直负责维持排练秩序的社团成员一早也接到了后勤部长王小亮的指示,“今天的排练现场可以进人。”

08:30。
排练厅的舞台上,庞大的四管编制编乐团彰显出庞大的舞台气势。
这是如今的‘费加罗的春天’社团直属的交响乐团。
经过半年的发展和新鲜血液的扩充,如今的社团更加壮大了。
乐团众人已经全部就位,他们大多数没有参与昨晚的饭局。
他们一早就来到现场调试乐器等待了起来。
而此时台下观众席已经坐了大半。
秦键和陈唐杰最后赶到排练厅时,现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瞬间大了起来。
胆儿大的音乐学系新生儿直接高呼起:“秦键师哥!”
面对这一场面,秦键也很无奈。
他停在半场的位置与整个观众席抬手打了个招呼,待到现场的气氛稍作平缓,他才走到观众席第一排坐下。
“那我们先走一遍你听听?”陈唐杰站在一旁询问。
透视金瞳 方凡
秦键点头,示意大家抓紧时间。
接着陈唐杰走上舞台,与众人讲了几句便走上了指挥台。
秦键不在的期间,他负责整个乐团的指挥工作。
片刻。
现场安静了下来。
随着陈唐接挥下的指挥棒,郑峰的滚奏从舞台后方细密响起。
像是藏在乌云下的暗雷,蓄势待发。
‘亚大与奇拉’第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