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hhg人氣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討論-第三百章:第一件交易品推薦-oxvww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交易师走到了白色的陈列台前站定了,双手平举起手中红布遮盖的‘交易品’,慎之又慎地将它放在了陈列台上,随后一个挑不出任何毛病地立定转身面朝歌剧院的所有宾客,深深地鞠了一躬。
掌声雷动,但在高位的席位里林年等人没有再鼓掌了,只目不转睛地盯住红布盖的交易品,心中思绪如气泡一般翻涌而起又顷刻炸裂。
“今晚的第一件交易品。”等到会场安静了下来,交易师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才从由扩音设备响遍整个歌剧院,“由‘19’号宾客于五日前送至主办方手中,据其描述该交易品富有神秘而恐怖的‘诅咒’色彩,为无数可怜人带来噩耗与死亡,如今辗转到此地等待它的下一个有缘人…亦或者陪葬主。”
交易师的声音极具感染力,而他所念出的开场白也令人感到阴森无比,可歌剧院中并没有人感到不满,反而满怀期待。这简直就像是‘亚伯拉罕交易晚会’的不成文的习俗,上台的物品越是诡谲,越能引起台下为猎奇而来的宾客们的兴致。
见到气氛到达了一个阈值,交易师不再多说废话,转身捏住了红布的一角猛地扯开,同一时间歌剧院内的聚光灯陡然打亮。
刺眼的光芒让近台的无数宾客下意识惊呼着捂眼,在缓慢接受亮度试图睁大双眼时,又立刻被白色陈列台上那满是璀璨星辉的美丽之物抛入了沉醉的星空中。
在红丝绒的托盘中,聚光灯汇聚之处静静地躺着一串由海蓝色宝石与钻石拼接而成的高级珠宝项链,它的美丽在白光中升华了,瞬间让会场里所有的女性窒息,不由自主地轻轻捂住白花的胸脯微微后仰,倒映着宝石的美眸里泛起波澜,恨不得将海蓝的宝石化在自己眼里的波光中据为己有。
“希望之钻。”交易师轻声念出了宝石的名字,“在维多利亚时期便享有恶名的珠宝,传说佩戴它的人会被带来不幸,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阿托瓦内特曾是它的拥有者,它陪伴着法国走过了一千年的君主制度,又辗转到英国成为过女王风华的点缀,最后又落于美国的街头成为黑帮们争夺的血钻…直到今天,他出现在了这里,成为了诸位此刻视线的焦点。”
坐席中,林年很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万博倩微微坐直了,视线如钩般落向了那被享誉‘诅咒之钻’之名的项链,他抬手遮在了万博倩的眼前阻断了她的视线,才让她微微回过神来说:“怎么了?”
林年摆了摆手示意她自己看,万博倩低头看向下面观众席,悚然发现几乎每个宾客都沉沦进了那珠宝的美丽光华中,目光里充斥着不切实际的幻梦,脸上泛起了…希望的色彩。
“‘阿佛洛狄忒之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万博倩终于醒悟了过来,面目惊奇地再度看向陈列台低声喃喃道。只不过这次她的眼中再没有了迷醉的色彩,而是充满了惊惧和不可思议。
“诅咒之钻,我以前听过它的故事,只不过是在猫和老鼠…只是没想到有实物。”楚子航轻声说。
“连猫和老鼠都有过它的记载,就足以证明他的知名度了。”林年说,“诅咒之钻,希望之钻,这个东西在各个地方有过很多个名字,但在混血种的世界里,它叫‘阿佛洛狄忒之石’,炼金产物。”
“阿佛洛狄忒,希腊神话里的爱神?”楚子航问。
“‘由海水的泡沫中诞生’这是那位神祇名字的原意,‘阿佛洛狄忒之石’上的那颗蓝宝石就是取了这个意思,她因为美丽而被无数神祇和凡人所爱追求,为了她爆发过无数次战争,生灵涂炭…这也暗合了这件炼金物品的特性,能干扰人的精神,引起渴求的欲望。”林年看了一眼楚子航身边坐着的邵一峰,这个小胖子眼睛差点都落到舞台上去了,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玷污到宝石那圣洁的美丽,胖脸憋得红红的着实有些好笑。
“对于混血种来说还好,但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所以围绕着‘阿佛洛狄忒之石’发生过不少谋杀、抢劫、局部战争,所以它也才被冠以‘诅咒之钻’、‘厄运之石’的称号。”
“我以为这串项链早已经被收藏进史密森尼博物馆了,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万博倩小声说,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心悸后怕的表情,刚才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她几乎也中招了。
“谁知道呢?这场交易会所有的交易品都是宾客自己带来的,可能有人潜进了博物馆替换掉了真品苦于无法找到买家,特地拿到这里来销赃也说不定。”林年说,“据说‘阿佛洛狄忒之石’的炼金领域不需要‘血祭’开启,里面的活灵无论黑天白日都一直苏醒着,才会导致它存在的地方永远有着争端和死亡,就现在会场里大多人的反应看来应该是真货无疑了。”
“主办方没有公布交易品是谁拿出来的,如果拿出这件炼金物品出来交易的是普通人,是不是意味着龙族文明秘密已经被曝光了,现在已经有一批人悄悄地开始在全世界寻找龙族文明借以发财了?”万博倩表情有些僵硬。
“不…不一定。”林年摇头冷静地分析:“如果龙族文明真的被泄露了,以现在场内的这个人数来看,短期内社会里一定会掀起不小的舆论乃至被秘党察觉到,但就现在来看还没有太多风声被透出…这些带来交易品的买家应该不知道他们带着的交易品背后蕴含的意义,他们大概率只知道奇货可居,但在其他地方又找不到销售渠道…比如一件炼金产物,在黑市里很少有能鉴定它真正价值的眼光,所以在黑市里它就只能值500美元,但在这里,真正懂行的人却会花十倍乃至一百倍的价格购买!”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闻到暴利气味的商人们仿佛找到了商机一样开始动用自己手中的关系,开始在社会各个角落搜集具有有关龙族文明的炼金产物…尽管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龙族文明’和‘炼金’,但他们只需要按着炼金产物共同的特征去寻找就行了…就比如现在的这条项链。”林年说,“但凡涉及到‘诅咒’、‘死亡’、‘灵异’等背景故事的物品应该都是这场交易会的热门,而大多炼金物品都符合这些特征,想要找到炼金物品不需要知道龙族文明,只需要知道炼金物品的特征就是了。”
“但这样下去迟早会让普通人里的一些有心人发觉到什么的。”万博倩皱眉说。
“所以我们得阻止主办方再进行这样的活动了…虽然‘犹太人’现在被证实不存在了,但我们的初衷其实并没有太大改变。”林年说,“找到主办方,缉捕他回执行部。”
“什么时候开始行动?”万博倩问。
“不急。”林年微微摇头盯住舞台上的交易师和那璀璨的蓝宝石,目光中潜藏着更深的一些东西,“…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今天的交易会依旧是历来人流量最大的一次,惊动了不少混血种的世家出场,那必然有能让他们为之伤筋动骨的压轴交易品存在…我有种预感,压轴的那件东西可能会很危险,同时也很重要…如果有必要我可能会放弃掉主要任务,暂时更变行动目标。”
“…并且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路易十六就是因为这串项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务国事与皇后一起沉迷于项链的炼金领域中,间接促进了革命的掀起,最终被送上了断头台…这种级别的炼金领域就连混血种也不能完全抵抗,现在会场里可是坐着不少普通人的,第一件‘交易品’就拿出这种麻烦的东西,我也很好奇一旦惹出事端主办方该怎么收场…先探探他们的底再说。”
事实上不用林年操这份心了,舞台上的交易师在见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微微一笑从袖口中摸出了一柄红木锤反手不轻不重地敲在了陈列台上,声音经由扩音设备传遍整个会场。
这一瞬间,在交易师抬头时,他的眼底满是金色的利刃。
一个未知的领域从交易师身上扩张开了,瞬息笼罩了整个舞台,在逼近会场第一排时停下了,在不少混血种的感官中那名交易师释放出的领域就像是玉碗倒扣一般将整个舞台罩在了里面,就算视线上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但确切实际的有什么东西被阻隔断了。
“言灵?”会场内大多见过世面的混血种心中都升起了这两个字。
毫无疑问,由主办方派出的交易师同样也是混血种,也只有混血种才胆敢主持炼金物品的交易会。能阻断炼金领域的言灵?起码就林年和万博倩闻所未闻,并不是所有言灵都被记录在了周期表上,很显然交易师所用的言灵正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件非凡的拍卖品,无论是它浑然天成的雕琢做工,还是宝石本身晶莹剔透毫无渣滓的成色,‘希望之钻’由一颗10克拉的中深蓝宝石,三十三颗5克拉D级钻石拼接而成,根据珠宝评估理论鉴定,不论它背后的故事与历史,市值大约在300万美元。”在灯光下交易师的黄金瞳并不显得那么出众,他目光平淡的扫视全场继续讲解交易品,“介于珠宝商Asprey & Garrard后世推出同类产品‘海洋之心’之后也在一次拍卖中2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所以这次我们的‘希望之钻’起拍价也会是300万美元,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万美元。”
“350万。”
话音刚落,即使失去了炼金领域的影响,立刻也有人急不可耐地举牌了,在他身边的女伴紧紧地搂着他的臂膀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璀璨蓝宝石。
第一次叫价出现了,可交易师甚至连“350万一次”都没有试着去喊,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歌剧院,等待着那紧随其后响起的如浪潮般一叠又一叠的叫价声。
“360万。”
“380万。”
“400万。”
交易师脸上浮现起了满意的表情,似乎很享受这幅金钱的浪潮在一声又一声急迫喊叫中迭起的感觉,每一次的报价都代表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巨额财富在这个剧院中流淌,每个人都开始陷入了叫价的角逐,宛如投身黄金回转的泥潭。
只是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了,像是刀一样,直接切断了所有报价的声音,让还未酝起的热潮瞬间降温了下来。
“1000万。”有人说。
会场寂静了下来。
寂静并不是因为这1000万的数额,不少人都轻松拿出这笔巨款来,他们为之沉默的是叫价人声音中的冷冽,那种势在必得的觉悟。
开口就是双倍于当前叫价的价格,仿佛一把刀子一样将他面前所有竞价的人斩开了,目的直指台上的蓝宝石项链。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回头向报价的人投去目光,二楼贵宾厅的混血种们也悄然俯视而去,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举起66号牌的年轻得有些过分的男性。
那正是林年,不知何时他拿过了身旁邵一峰手里的牌子报出了一个天价,坐在椅子上以睥睨之势扫过全场,脸上的表情满是坚冰一般冷漠,触及双眸的人无不感受到一股仿佛被刀子戳在心口上的冷意。
这才是第一件交易品,他就表现出了堪称霸道的占有欲,仿佛他就是为了这件交易品而来的一般…于是理所当然的一幕发生了,在这个年轻男性的压迫力前,没有人再试图举牌报价,都沉默地看着舞台上的交易师三次落锤,最终喊出那一声“成交”!
【完结】尸王的宠妃 欣悦然
歌剧院里不少人也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了这个年轻的男性…只是也有一些人在视线落到林年身上时,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呆愣的表情。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又在干什么?”
二楼,贵宾厅,端坐在沙发椅上的酒德麻衣呆愕地看着席位中的男孩下意识说道。
“我怎么知道?”
“…反正总不可能是放学回家的路上顺道买件东西就是了!”耳麦中薯片妞声音也显得呆滞无比,酒德麻衣能想象薯片从屏幕前那妞儿的手中滑落的景象。
“喂喂喂,确定是他吗?”薯片妞似乎是有些不相信自己从盗入的监控录像上看见的画面,整个人从电脑椅前站了起来贴近屏幕。
“不然还能是谁?”酒德麻衣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了二楼看台的护栏前,直视坐席中的那个男孩。
在彻底看清对方的脸后,女忍者万年不变的淡定表情也忍不住抽了一下,“这是在搞什么?他不该在卡塞尔学院里过暑假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妈的,现在是暑假!”薯片妞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似的,一拍电脑桌叫道,“这里是他以前的老家!”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出现在这里是巧合?那…如果主办方是‘皇帝’的人,你说他们知道自家的孩子跑到自己眼皮底下来了吗?”酒德麻衣顿了一下又问。
“我怎么知道…?”薯片妞顿了一下古怪地说。
无线频道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很显然林年的高调现身,让她们陷入了不小的混乱,谁也意想不到这个男孩会出现在这个场合。
…但在她们想不到的同时,另外的那么一群人似乎同样没能料到这个精彩意外的发生,在另一个隐秘的看台上与保姆组的两位女士一样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