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tzr好看的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起點-221鑒賞-sc83r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魏淮曾经说过,林曦长得和他的父亲十分相似,加上林曦之前在李倾城房间翻出的画像,林曦可以确定李倾城绝对是认识自己的亲生父亲。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父亲的下落,居然在一个与花君晓如此相似的人之上。
还有…她会恢复记忆竟然是因为苍澜的那一掌。
她没有想到苍澜竟会因为李倾城而伤她,那一掌所打的不止是她的身,更是她的心。
林曦抬头望了一眼充满愧疚的苍澜,随及重新低眸看向李倾城。
“李姑娘请告诉我,我的父亲究竟在哪里。”她真挚的向李倾城请教。
然而李倾城却是略有些癫狂的抓着她的双肩:“曦儿乖,乖乖的留在为娘身边,你父亲最为重情重义,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只要你能留下来。”
原来如此,她如此护着林曦是因为幻想着林曦的父亲南宫宋会有一天看在林曦的面子上回来。
屠弑天是听不下去了,他走上前一手掐住李倾城,将她拎起:“有什么好问的,让她进我魔界的地牢一趟保证什么都说出来了。”
魔界的地牢堪称这三界最可怕地方,凡是进去的就没有人能活着出来,传说里面有三千种刑罚,能挨过前十种,都已经是极有骨气之人。让李倾城去那种地方无疑是让她死。
李倾城冷笑着望着眼前堂堂魔尊:“你做得倒吗?”说罢,从她的衣袖中滑出一把剑,刺向屠弑天。
这两人再次交起手来,无论屠弑天的招式有多凶猛,在拥有极强自痊力的李倾城面前,都是徒劳,除非他能一击毙命。
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对林曦的打击太大了,她呆愣在原地,并没有上前去帮任何一个人。而白逸等人,一个是魔尊,另一个是一切的幕后黑手,他们谁也不能帮。白逸更是自己先坐下打坐疗伤。
“休息一下吧。”冰七里收回了小青,让它好好休息,她望向一旁仍然在看着林曦的冰七里,她摇头,早知如此会伤到林曦的心,又为何要处处维护着那个李倾城呢?
而唯一身为屠弑天子民的小鱼无疑是担魔尊的,他拖着受伤的身体来到林曦的身边。
“林姑娘,这下样去不是办法,魔尊大人是无法打赢李倾城的,你有什么办法吗?”如此恐怖的自痊能力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林曦闭上眼,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当初她不曾拿出玉琉珠的话,就不会这样了,或许那时李倾城不会有机会继续伪装。
“方法有一个。”
林曦缓缓睁开眼,她拔出掉在地上的剑:“那就是…”
然而她才刚拔出,便是口吐鲜血,向前倒去。
“林姑娘!”
“曦儿!”
“林妹妹。”
“曦儿妹妹。”
小鱼扶住林曦,其他立刻赶来,特别是苍澜,他一脸愧疚的伸出手,却不敢触碰林曦,他从乾坤袋中拿出丹药,要给林曦服下,然而林曦却推开他的手。
“没用的。”林曦自己也算半个医者,她的伤她自己清楚。
“曦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糟蹋你的身体,你有怨,等你好了怎么打我都行。”
“现在,我只求你吃药,好起来,行吗?”苍澜企求道。
“苍大哥,我问你一件事,如果现在真正的花君晓出现的话,我和她你选择谁。”林曦虚弱的微笑着。
苍澜撇过头:“曦儿,晓儿已经死了。”
他如此说道。
林曦笑得极为凄凉,就连和花君晓长得极为相像的李倾城,他都能百般维护。其实早在那时自己就应该知道答案。晓儿已经死了,若是她不死,你是否又会多看我一眼。林曦流下泪水,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就算平时白逸再讨厌苍澜,然而他此时却拿起苍澜手中的丹药,有一件事,苍澜说得对,林曦不能以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曦儿,你先吃药好吗?救你了,看在我的面子上。”
“是了林妹妹,有什么话,等你好了,我们再说。”楚烨也是求林曦了。
“曦儿妹妹,身体要紧啊。”楚天雪也劝道。
只有冰七里最直接,给了苍澜一拳。
“林曦,你看我都打他了,你就快服药吧,他不值得你糟蹋身体。”
然而林曦还是摇头,她知道自己是没救了。
“为什么呀,曦儿,你恨我归恨我,为什么要这样惩罚自己。”苍澜不明白自己都道歉了,也挨打了,为什么林曦还是这样,她要闹脾气到什么时候去。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小鱼终于听不下去了。
就算冒着被林曦讨厌他也要说。
“因为林姑娘没救了。”
“别说!”林曦呵斥着小鱼。
但小鱼已经不听林曦的话了,把事情说了出来。之前的一桩桩一件件,从林曦用自己的灵力来助楚天雪开始,林曦就已经是身体有所亏空,之后又是没有好好休息,和白逸他们一起调查,又是夜查万人坑,又是救下被袭击的苍澜,还用所剩不多的灵力帮苍澜疗伤。
本来,今天屠弑天和林曦只是演戏,将李倾城引来了,本来他们的计谋都成功了,可是谁曾想苍澜会为了李倾城跳出来打了林曦一掌。本就是虚弱的林曦,又怎么能挡得下一名金丹期强者愤怒下的一击呢?
众人听完皆露出震惊的表情。他们从来不知道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林曦竟然付出了这么多,随及露出愧疚的表情,如果他们能替林曦多分担一些,早点查觉出问题的话,是不是就会不样了,特别是苍澜,他是最为愧疚的。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看到了李倾城受作了,情不自禁之下,才会…
英雄联盟之不败神话
可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就像冰七里觉得自己刚刚不应该揍苍澜一拳,应该直接杀了他。然而时光无法倒退,一切无法重来。
“对了,林姑娘,我记得你不是有一个可以治伤的法器吗?”这时小鱼想起来了,之前林曦就是拿玉琉珠给替他治伤的,玉琉珠是如此厉害,说不定也可以治好林曦身上的伤。
然而他才刚问出口,便感觉到一股杀意,那是冲着苍澜而去的杀意。
白逸仇视着苍澜,他早就说过玉琉珠应该留着,用在更重要的地方,然而就是苍澜为了救李倾城,让林曦用掉这么重要的宝物,害得现在林曦不能得到治疗。
“你现在满意了。”害死了晓儿还不够,现在又要害死曦儿。
“都是你的错,苍澜!如果不是你的一意孤行,就不会这样。”
终结暗夜女王
“别说了,白大哥。”林曦试图去拉白逸的手。
白逸望着脸色花白的林曦,抹掉眼角的泪水,伸手去握住林曦的手:“曦儿,坚持住,我们去药王谷。”随着雪国的记忆完全复苏,他也想起来自己是谁了。
他抱起林曦,要带林曦离开这里。
明末风
“你要带她去哪?”苍澜冲上前要阻止他。
然而冰七里和楚烨连手阻止了他。
“你现在没资格碰她!”
这两人不许苍澜再碰林曦了。
白逸召来仙剑,正当他准备踏上去之时,却被人给打落,他抬头起,看着天上的李倾城。刚刚一直在关心林曦的事情,差点把这个人忘了。如果说苍澜是所有事的罪魁祸首的话,那李倾城虽是无意,却也是凶手之一。
李倾城望着白逸怀中的林曦咬牙道:“把我女儿放下。”
到现在为止,她还在认为林曦是她的女儿,自我欺骗着。
“你们人类就这么喜欢自欺欺人吗?”屠弑天一把剑投掷下去,刺穿了李倾城的肩。
鲜血从天空上挥洒下来,落在林曦的脸上,白逸望着那一滴血若有所思。他记得当初为了救李倾城,是将玉琉珠融入了她的心脏,如果说,李倾城现在拥有如此强悍的自痊能力,是因为玉琉珠的话,那么如果反过来利用呢?
是否能救林曦呢?
“住手魔尊!”
就在屠弑天抓着李倾城打算直接毁去她的心脏之时,却被白逸出声打断。他冷眼瞥向白逸,一个区区的金丹期修都,居然有勇气拦他。
“魔尊,救林曦的方法就在她身上。”
白逸看着屠弑天说道,他在赌,魔尊屠弑天会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林曦。现在林曦有难,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果然他看见屠弑天抓着李倾城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屠弑天将李倾城甩下,用一种几乎是命令的语气说道。
“给我治好她!”
“治不好,我要了你的命。”
这种事,不用屠弑天说,李倾城自然会做。
李倾城几乎是用爬过的姿态,从白逸怀中抢过林曦:“孩子,别怕,为娘来了。”、
望着眼前几乎病态的女人,林曦顿时觉得好是真的可怜。
“李姑娘,你这是何必呢。”他们非亲非故的,为何要这样对她,只因为她长得像父亲吗?
“曦儿,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李倾城微笑道,或许一直欺骗着自己,她已经真的把林曦当女儿了。
没错救林曦的方法有,就在她的身上,她的心脏是玉流珠所化,所有才会有如此强悍的自痊力,一时间就连魔尊也拿她没有办法。所以她的心脏就是最好的治伤圣品。
“曦儿。”她慈爱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一只手伸插入自己的胸膛。
“不要!”林曦没有想到李倾城竟然是如此的干净利落的将手刺入自己的胸膛,就算李倾城曾经欺骗过他们,利用过他们,摆布过他们,甚至想杀了他们,但唯有林曦,她是真心相待的,倾注了爱意的。
她曾经就像一个合格的母亲一样,全心全意的爱护着林曦。而如今,更是直接献出心脏。此时红通通的心脏在李倾城的手中有力的跳动着,原来恶人的心脏也是红色的。
被使用过一次的玉琉珠,已经没有了让人拥有强大自痊力的能力,但是治好一个濒死之人的伤还是绰绰有余的。李倾城将心脏中强大的生机注入到林曦的体内,而她自己的脸色逐渐苍白,而且她的脸竟然渐渐开始在转变。
那五官渐渐的变得和花君晓并无半点相似,这一张脸根本就是假的,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是有计划的接近他们。
现在的这一张脸明显不是十几岁少女的脸,而是一张年近三十的脸,尽管如此,但也不得不说,这一张脸不比花君晓的丑,更是多出几分成熟的韵味,而且这一张脸看着也更舒服一些。
最终心脏上的所有灵力全部转移到了林曦的身上。林曦的脸色恢复正常,而李倾城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失去心脏的她已经活不久了,她之所以没有立刻死掉还是因为她强大的修为。
“李姑娘。”林曦扶住了她:“你究竟是谁?”
“你也是天门的人吗?”天门的事,已经没有什么好瞒的了,遇到这么大的事,林曦的能想到的只有天门,唯有他们才能办得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李倾城点头:“不错,我是天门的人。”
“从一开始,我任务便是拦住你们,不让你们去调查路星远之死。”
“什么!”冰七里一听,李倾城居然和他们要调查的路星远之死有关,立马走上前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路星远的死和我们天门中一件极为机秘的事情有关,主上不想人世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派驻守在这里的我,前去拦住你们。”许是因为快死了,李倾城将一切都缓缓道来。
“原本,只需要杀了你们就好,但是探子打听到消息,就这次来找的小辈当中,有一人是昱霄的徒弟,另一人是萧柏的徒弟,这两人实在是难以对付。”
“所以我将你们的底细查了个清楚。”
“我化作花君晓的模样,故意被魔修抓走,以此与你们相遇,从而将你们引来白云城。”
“本来,我是想让你们悄无声息的消失在白云城。然而我却遇见了你,曦儿。”
说着李倾城抚上林曦的脸庞。
“你和你父亲实在太像了。”
透过那一张脸,李倾城仿佛再次看到了南宫宋,此刻就像是南宫宋站在了她面前。
那年杏花微雨,是她第一次见到南宫宋,一花一剑,凌波于江上,一艘小般缓缓向他们姐妹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