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6hb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ptt-第七百二十九章 三長老的目的展示-dzgfk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李一然直接坐起身,不可思议道:“真,真的去了?”
【李会长应该有应付一切的措施,为何如此惊讶……】
“废话!大长老那样的我可防不住,怎么回事到底,他不是要忙复活的事?你诈我?!”
【没有,放心,大长老说只是顺道看下,至尊复活的事还需要你配合,不会现在给你捣乱的。】
李一然眼珠转动,又躺了下来,看着屋顶漂亮的装饰,转移话题说道:“松鼠前辈知不知道蕴魂珠的事?”
【知道,嗯,三长老应该和你说了吧。】
“松鼠前辈倒是消息灵通,我真是有些想不通,三长老是何意,提早把谎言拆穿,嗯,松鼠前辈如此平易近人,能不能替我解答疑惑?”
【可以,不过希望李会长能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请说!”
【尽量少动干戈与我族,两败俱伤只会便宜其他阴险之徒。】
“松鼠前辈太高看我了,我的实力,呵呵,单说高手方面,可是差了不知多少,争斗下来我能保留全尸就算烧高香了。”
【李会长过谦了,据我所知,李会长最近可是在召集那些隐世的灵力绝品人类高手!】
李一然双眼又睁,接着眼睛眯了起来:“圣城的情报网还真不能小看,我这边才刚开个头就知道了,厉害厉害,……,松鼠前辈想必是误会了,他们可不是对付你们,我也没能力指挥动他们,是另有其事,这是真话。”
【希望如此,刚才的条件?】
“可以,现在我不想见到太多死人,无论是我的还是对手的,要不要我发誓?”
【不用,相信李会长是言而有信,嗯,笑什么?】
“没咳咳,想到别的,松鼠前辈接着说,三长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他没有亲口对我说,不过我也猜到一二,大抵和三长老性格有关,爱钻研喜欢追根究底,嗯,有时候的偏执和那帝一挺像。】
“哦?!松鼠前辈提到帝一,他和三长老有关?对了,三长老刚不久和我们提过,他以前和帝一打过交道,……,难道那次的事,有后续?”
【三长老怎么和你说的?】
李一然坐起身,看了一眼不远处和店员调笑的老金,接着把三长老和他所讲,带着徒弟被那帝一和一队天外之人暗算的事,大概说了一遍。
松鼠长老低头思索一会儿后直接开口说道:“我不应该背后说他太多,只和你说一点,三长老的徒弟问柳没死,而且很大可能被天外之人带走!”
“带走!”李一然食指不由自主敲起大腿来,“你有证据?”
“你很吃惊带走?有问题?”
“问题大了,他们的规则,……,看来那队天外之人很不一般,呃,怎么这样看我?”
“看来三长老重视你是有缘由的,你果然和天外之人,不说他们了,总之,三长老性格比较高傲,天外之人当着他的面把他徒弟掳走,他这些年是一直压着火气的,一直想把那些天外之人揪出来……”
“太渺茫,这么多年,他们死了都不一定,松鼠前辈应该劝劝三长老的。”
“为何要劝,每个都有每个的活法,我是没资格也劝不动他的。”
松鼠长老不再说话,李一然也沉默下来。
这时,老金走了过来,笑道:“老大,松鼠前辈,要不要我让她们泡茶过来,可不能冷落了你们二位。”
李一然摆手道:“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让我们单独聊会儿就行。”
“好好,我就不打扰了,哈哈,姑娘们,把最贵的都拿出来!”
说话间,老金搂着莺莺燕燕离开。
李一然咳嗽一声,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按松鼠长老这么说的话,是不是三长老想从我这得到些有关天外之人的消息,才故意和我示好?”
“你把那当作示好?”
“不是吗?三长老偷偷告诉我蕴魂珠是假的,就是想让我提前防备,最好的话就是趁机偷溜……”
“那为何李会长没有趁机偷溜?”
“我也想啊,不过你们盯那么紧,还把老金当人质,对了,松鼠前辈知不知道大长老为何要找老金?”
“知道,我已经和他言明,”说着,松鼠长老把刚才和老金所讲也简单说了一遍。
知味记
李一然脸上表情有了明显变化:“突然改变未来,这有可能吗?”
“有可能!时间类的法宝也是有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错,我们身处的时间很难被改变,但是万事皆有可能!”
“他?”李一然听着层层摆设的成衣那边传来老金的贱笑声,摇头道,“老金怎么看都不是那块料,不像不像,或许根本就是大长老推演错了,将来的事本来就充满变数。”
“李会长有没有听过,一切皆有定数?”
“听过但不相信,什么事都被设定好,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未知才有趣!”
“看来李会长是个不安分的人,也难怪,年轻,嗯和你聊的倒挺多,说回三长老,按我的不太靠谱推测,他有可能想利用你来做些事情。”
“具体的呢?应该有什么目的。”
“目的的话,我说了你可能不信。”
“说来听听,放心,就当闲聊天。”
“……,三长老想取代大长老的位置!”
异世界道门 清风小道童
“我去!”李一然坐直了身体,“这么,呃,我多嘴问句,松鼠长老你是属于哪个阵营,大长老还是……”
“长老会!其实我和一些快要入土的老家伙早就没了常职,只是在长老会挂个虚职,听命令行事而已。”
“肯定不一般,估计只能大长老才能指挥的动前辈你,那个再多嘴问句,像前辈你这样的,挂在长老会的前辈还有多少,几个,几十个,几百个,还是几千个?”
“李会长好奇心倒挺重,不好意思,这个我还真不,嗯,有,四个小家伙偷偷过来了,我去会会,李会长先看好你的手下。”
李一然四处看了看:“哪有?不会是松鼠前辈你故意,呃没影了!”
松鼠长老身影消失,李一然摇头笑了笑,站起身,拨开摆放的成衣,寻着笑声,找到了高兴的忘乎所以的老金,拍了他下肩膀,说道:
“喂,干嘛呢,拿着女人衣服瞧?”
“呃哈哈,老大啊,来瞧瞧,这衣服怎么样?闪不闪?”
“这可是女人衣服!”
“是啊怎么了,买给老大你的,哈哈别打别打,我可不是变态,衣服买给别人的,我相好!”
霸 寵 萌 妻 閃婚 狠 纏綿
“相好?谁?”
“我的相好就是,我去什么声音?瞧瞧去,……,呃,松鼠前辈,这躺着的四个家伙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