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6q1火熱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30 說好的要退地呢讀書-ywepr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刘大队长心中郁结着一团气。
被贺黎霜这婆娘给坑了一把,要是她说喊自己负责,或是喊自己等着,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问题是人家啥都不说。
曾经,刘大队长经历过的女人不知几何,深浅尽知,却不会有一个女人能给他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贺黎霜成功了。
换来的是刘大队长郁闷。
心中憋闷的刘大队长想发泄。
顾不得一夜没睡再加上被压榨的虚脱,往大队部而去。
冬天时间总感觉过得快,刘春来到大队部时,快十点了。
大队部外面的广场上,甚至垭口上,乌秧秧地挤满了整个大队的所有人。
“福旺叔,春来怎么还没来?我们这还有一大堆事呢……”
叶玲很是不满。
说好了九点钟开始发钱,忙完后她们就去忙别的事情了。
这都已经九点半了。
严劲松跟马文浩两人也是一脸焦急。
年关在即,公社事情可不少。
总结今年底,畅享明年的各种会议,还有得去镇上县里汇报什么的,都得做。
何况还得在年前到公社各个大队走一走。
时间最是紧张。
说好的九点,眼看十点到了,所有人都等着,刘春来却还没来。
“要不,你们自己搞,我们先去忙别的?”严劲松递给刘福旺一支烟,问道。
四大队搞这事情,公社的人要是不在场,以后出了问题不好说。
同样,也是在场,有问题也推卸不了。
两人不来都不行。
寂夏花开
“忙啥?马上都过年了……”刘福旺说道,“不等了。莫得张屠夫,未必咱们还要吃带毛猪?MMP,下午我喊了刀儿匠杀猪呢!这狗曰的,走哪里去也不说一声。”
说完,就走到旁边摆着话筒的桌子。
“春来没说去哪里做啥了?”严劲松好奇地问道。
刘春来可没乱跑过。
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县里都不会去,一直都在大队。
“哪个晓得?”刘福旺没好气地回答,“找了以早上了。说的昨晚上还在大队部……”
贺黎霜来的时候,招待所已经没人了。
晚上,招待所可是没有人守着的。
临近年关,联合投资公司的人都是从各个单位抽调,在投资公司还处于筹备期间,也没有多少事情。至少发奖金以及其他粮油福利的事情没有。
而各县各单位年底各种总结会议也多。
在小年后,他们就各自回自己的县里了。
要不然,肯定会有人知道的。
周围的人群,倒也不着急,纷纷跟周围人聊着。
打听着各家的打算。
交了地的,大多数表示,他们要把地拿回来。
没交地的,也同样表示,肯定不得交。
大队欠那么多钱,是刘春来父子欠的,他们傻了才会去帮着承担……
“福明,你跟高全去把准备的钱拿出来,就在发钱的桌子上摆着。”刘福旺吩咐了一声。
作为大队会计的刘福明,以及原本是四队记分员,现在权利不比大队会计小的谢高全两人答应了,欢天喜地地跑去找刘秋菊跟叶玲两人拿钱。
钱是之前就准备好的。
从刘春来那柜子里拿出来的。
没有角票,也没有分分钱。
在百元面值没有出现的时候,十元就是最大面值。
江湖中的任务系统
一捆一百张,共计一千块。
十万,就是一百捆。
两人提着装了半截蛇皮袋的钱袋子,到了外面。
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
外面的人,为了看的清楚,向着前面挤过来,却被在里面背着枪的民兵拦下来了。
谢高全跟刘福明两人一脸灿烂的笑容不断把钱从蛇皮袋里拿出来,一捆一捆地摞好。
人家不要变丧尸 无敌小圈圈
一摞十捆,一共摆了十摞。
全大队的人,很多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之前那次老刘家的人抬着刘春来游村晒富,很多人都没看到。
这次刘八爷跟刘福旺都有这想法,刘春来却否决了。
原因无他,这钱太少了。
他说了,等到后面能分几百万的时候,专门让人抬着钱,那样冲击才大。
要不然,今天一大早,肯定是鸣锣打鼓全大队游走一圈。
整个大队,只有一半人能分到钱。
可也不妨碍其他有想法准备交地给大队的人按照这标准算自己明年能分多少。
在异界无敌
“呼~呼~”
对着话筒吹了两口,没有问题。
同时也吸引了在广场上以及周围山上的人注意。
“社员同志们注意了,春来大队长有事情耽搁了,眼看就晌午了,今天大队不管饭,也就不耽搁大家。新一轮的征地工作开始,愿意把土地承包给大队的,到左边那桌子前排队,找刘福明签字;另外,原本承包给大队要收回去的,到右边找谢高全签字……之前承包不退的,在中间桌子,找秋菊领钱……”
“哗~”
原本四处散开的人群,瞬间向着这边围过来了。
搞得比刚才还更混乱。
“另外,开始就说了,不管这次要不要退地,这半年该分的钱,那是不得少的,农业税、上交提留、地区统筹,都由大队承担……扣除了这些,所以,今年分的钱就少了些……”
“之前全大队把土地承包给大队的,一共是237户,老人小孩都算上,一共1243人。不过呢,之前包田到户的时候,有不少人为了少交钱,承包的田土少。大队收回来的田土,一共是1167个人的。按照十万来分,平均一个人的田土分85块6角8分98……春来说把零数凑整,每个人分86块钱,大家可以先算一下自己屋头有几个人的田土,免得等会儿浪费时间……先说好,领钱的时候,自己算好,数好,签字按指拇印印后,说自己领少了,大队不得认哈……至于多的,你们想多了,只有少,莫得多……”
这话,瞬间让周围人群哄笑起来。
没人说大队不要脸。
反正一直都是这样的。
大队只有算少的,绝对不会算多的……
其实,账是不得错的。
以前刘福明都没算错过,更不要说现在是原来财政局的副局长给他们算这个。
“那啥,各家当家的排队签字就是了,不要一家老小都排队……”
这么多年都形成了规矩。
些狗曰的,凑啥热闹?
婆娘娃儿都排队呢。
“大队长,我不会算账呢。我家狗蛋会算账呢……”一个中年人笑嘻嘻地说道。
他身边跟了好几个人。
还有一个五六岁的丫头。
“MMP,以前喊你狗曰的认真读书,你要跑去打牛胯胯!不会算带上你屋头狗蛋啊,把你娃儿都带上干啥?喊他们一边耍去,不然就让开,等后面的先领……”
刘福旺笑骂着。
中年人也不生气,喊几个孩子到一边去,就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
周围人顿时议论纷纷。
议论的主题,倒不是刘福旺说的这些,而是孩子读书的问题。
刘福旺说的那些数字,对不对,大多数是不清楚的。
那么大的数字,而且还有一堆小数点。
说到底,还是得多读书啊。
要不然以后大队给他们少算了都不晓得。
“咦,黑娃,你不是说你屋头不交地吗?在这里挤啥子?不交地的不用排队啊……”一人对着身边的人问道。
黑娃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
个子矮壮,皮肤黝黑。
听到问话,嘿嘿一笑,“先排着塞,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了,德旺叔,你家不是说也不交地吗?”
德旺叔五十出头,听到这问话,周围人都看着自己,丝毫都不觉得尴尬,“我是真的不想交。MMP,大队欠这么多钱呢!不过呢,从解放前开始,咱就受老刘家恩惠,以前大队长也没少为咱们谋福利……做人,不能只拿好处,要跟大队共进退啊……”
周围人听到这话,纷纷撇嘴。
狗曰的!
虚伪!
这里没人是傻子。
刚开始确实没人愿意交。
可不知道是哪里传出来,说什么欠账是大队的,分钱啥的是个人的。
即使大队破产了,欠的账,也不过是由大队的那些产业来偿还银行,土地还是大家自己的……
不给土地?
大家吃啥,喝啥?
政府不会不考虑老百姓如何生活的问题。
“咦,一开始不是说反对声音很大?这没有退地的,准备把土地承包给大队的人,也很多啊。”看着眼前乱哄哄的队伍,严劲松有些好奇。
马文浩则是看了一眼刘福旺。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刘支书看着眼前的场景,也是有些蒙。
领了钱的,一脸笑容,边走边数钱。
说好的退地呢?
说好的不交地呢?
十多个人都领了钱,也没看到一个到旁边要把地拿回来的。
“没人是傻子。以前四大队一直都欠账呢……”马文浩倒是清楚。
严劲松突然发现,他有些不懂四大队的人了。
“刘春来这计划,算是没有起到作用吧……”严劲松在一边看着,突然有些期待如果有人领钱后把土地从大队手里要回来。
“怎么没有起到?严书记,你搞基层工作的时间可不短,没有人不会算账……每年上交提留、地方统筹多少?如果只是交粮食,问题不大,可他们没有多少出钱的地方……这部分,一年一个人就得省下上百,大队安排工作,工资还有几百,年底还有钱分……”
严劲松不知道么?
知道!
都市邪主 洛雷
刘春来为了把一些不听话的踢出去,关键是一个不听话的都没有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