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九十八章 背景音樂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扑通!扑通!
蒋白棉的心跳直接从五十码飙到了一百八。
这让胸闷心悸、呼吸困难、眼前发黑、头晕乏力同时找上了她。
和谭杰还能鼓起余力,用广播的方式将敌人的能力特点通告大家不同,蒋白棉感觉自己随时会晕厥过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心力衰竭。
对此,她没有太多的意外,近百米距离下的能力效果和十几米内的能力效果显然是不同的。
她只是没想到,以自己做过基因改造的身体,也会这么快出现承受不住的迹象。
她咬着牙,又取下一枚手雷,扯掉拉环,用左手扔向了那个戴树枝桂冠的鱼人。
她想用爆炸打断对方!
此时,她、商见曜和剩余鱼人所在的这片区域被科技大厦挡住了大半,来自后方的火力掩护变得不再有效,只能依靠自己。
手雷还未扔出时,那个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已开始移动。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第九十八章 背景音樂展示
他的目的地是那辆覆盖厚厚装甲的车辆,速度不算快,似乎必须分心维持“心跳加速”的效果。
就在这时,残存的两名鱼人守卫之一突然从掩体后跃了出来,将他扑倒在装甲车辆旁,用自己的身体把他遮挡得严严实实。
轰隆!
手雷在高大鱼人原本站立的位置爆炸开来,赤红的火浪带着碎片席卷了周围很大一片区域。
那个用身体充当盾牌的鱼人没感觉到什么疼痛,直接进入了弥留状态。
隐隐约约间,他仿佛看见了曾祖父那一代常常描述的家乡:
那是湖畔肥沃的土地,那是灯红酒绿的城市,那是虽然不够宽敞但属于自己的蜗居……
扑通!扑通!
蒋白棉超速的心跳没有任何缓解,她感觉自己随时会晕厥过去,甚至休克。
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推开了身上残缺不全的尸体,用满是痛恨的眼神望向了蒋白棉所在的地方。
这时,商见曜已抓住机会,翻滚进入了装甲车辆七米范围内。
他没有浪费时间,找了处掩体,背对目标,张开嘴巴,高声喊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有本事……”
他话未说完,蒋白棉已支撑不住,倒在废弃的花坛后,进入半昏迷状态——这是她挑选的另一处掩体。
她刚才以身犯险,做了那么多事情,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掩护商见曜进入可以发挥自身能力的范围。
下一秒,商见曜的心跳也开始加快,扑通的仿佛有人在他耳边打鼓。
他强忍住不适,继续喊道:
“憋死我们!”
连起来就是“有本事憋死我们”。
这不是“挑衅”,而是“矫情之人”,只不过商见曜用的是柔化方式,试图让效果持续的久一点,且不那么容易被察觉——如果强行让对方做出不理智的行为,那他很快就能醒悟,在此之前,未必有好的进攻机会。
具体怎么使用“矫情之人”,主要还是得看当前情况适合哪种方式。
而为了让对方较轻程度的矫情往自己希望的方向衍变,商见曜故意说了这么一句话,进行诱导。
这是他从自己和假“神父”之战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心跳狂奔向失控边缘中,商见曜耳畔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来自天边。
突然,哒哒哒、砰砰砰、轰隆轰隆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
他的心跳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
他大口喘起气,却发现周围的空气仿佛正被人外抽,越来越稀薄。
他的呼吸开始困难。
与此同时,艾尔超市、第六天商场防线的红石集镇卫队成员们再次有了世界被洪水淹没,自己无法上浮的感觉。
龙悦红有了经验,不再浪费宝贵的体力在大口呼吸上,憋着气,往外发射着榴弹。
可是,防线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哑火现象,交织的火力再也无法压制不远处的鱼人和山怪。
他们推出了炮车,推出了临时组装的迫击炮,端起了单兵火箭筒和榴弹枪,往红石集的防线发动了攻击。
轰隆!轰隆!轰隆!
不知多少门火炮齐鸣,炸得龙悦红等人趴了下去,不敢冒头。
抓住这个机会,皮肤偏蓝牙齿尖利的山怪们端着冲锋枪和突击步枪,在坍塌的建筑间如履平地般狂奔向防线各个地方。
火炮暂歇的时候,龙悦红抬起脑袋,又将榴弹枪架在了窗台处。
不算明亮的月光照耀下,他看见了一张张扭曲而狰狞的脸孔,看见了泛着蓝色的皮肤,看见了一把把黑色的枪支,看见了时而绽开的血花。
一些山怪倒了下去,但后面的山怪没有任何停顿,潮水一样将同伴淹没,继续涌向红石集的防线。
这样的场景是龙悦红从未见识过的,让他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但他没有因此呆滞,某种恐惧驱使着他发射起榴弹。
轰隆的爆炸声里,白晨、韩望获都冷静地瞄准着后方的炮手和冲锋队伍里的领头者,一枪带走一条生命。
很快,那一门门火炮再次爆发,配合冲锋者们的枪击,让越来越缺氧的防守者们又趴了下去。
他们张开嘴巴,试图呼吸到更多的氧气,但这没有作用,有的人已经开始干呕,有的人脑袋越来越晕。
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处,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和他最后一名守卫各自拿着一把冲锋枪,边往商见曜躲避的地方扫射,边分出一个人,靠近蒋白棉昏迷的花坛位置,打算直接将她击杀,免得她清醒过来,又要用“心跳加速”对付。
同样的,昏迷在停车场边缘的两名镇卫队成员也要一并处理,铲除后患,毕竟他们都穿戴着外骨骼装置,一旦苏醒过来,足以扭转战局。
——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刚才急着对付别的敌人,没等目标发展到心力衰竭就中断了能力。
当然,这只是他们一个想法,并不迫切,因为“窒息”不会看你昏迷了过去就不产生效果,只要时间持续的足够久,昏迷的人也会缺氧而亡。
而这个时候,躲在掩体后的商见曜倒是不慌不忙。
他憋着气,一派轻松地放下战术背包,在火炮齐鸣中取出了蓝底黑面的小音箱,然后将它放在角落的石堆里,简单保护了起来。
调整了一下音乐的顺序,商见曜放弃突击步枪,拉开衣服拉链,从武装带上取下一颗手雷,扯掉了拉环。
他背对着敌人,兴致勃勃地默算了下距离,随手一扔般将手雷抛向了后方。
轰隆的爆炸声旋即响起,逼得高大鱼人和他的守卫各自做出了一定的闪避。
这时,商见曜快速脱掉了蓝色的外套,将它横着扔了出去。
伴随这外套飞出的是小音箱内响起的砰砰枪声。
哒哒哒,那件外套被好几枚子弹打穿了。
抓住这个机会,商见曜紧跟其后,抽出“联合202”就横卧着跃了出去。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鱼人,他半蹲在那里,拿着一把冲锋枪,耳朵下方和脖子两侧的鳃不断抖动着。
砰!
商见曜手里的两把“联合202”同时开火了。
那鱼人目光一凝,头盖骨直接被掀了起来,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啪的一声,商见曜摔在了地上,连续做起翻滚,躲到了一堆混凝土后。
——这是鱼人守卫们之前构建的工事。
那个戴树枝桂冠的鱼人见状,放弃使用冲锋枪,维持着“窒息”效果,快步走入了那台覆盖厚厚装甲的车辆内。
发动机的轰鸣随即响起,这沉重又结实的车辆狂奔了起来,试图冲向停车场外,与大部队会合。
只剩一个人的情况下,戴树枝桂冠的鱼人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不要和这些已经进入“窒息”状态的人类纠缠,赶快回到炮手阵地,接受新一轮的保护。
这不仅是因为他珍惜生命,不立危墙之下,而且还是为大局考虑——现在正是鱼人山怪联合队伍行将冲破红石集防线的大好时机,他这边绝对不能掉链子。
反正只要维持现在的局面,杀了他众多守卫的几个人最终也会窒息而亡。
嗡的一声,覆盖装甲的车辆靠近了商见曜,即将越过他,奔向出口。
就在这个时候,戴树枝桂冠的鱼人脑子突然一热,觉得不能就这么放过这里的敌人。
他想都没想就打了方向盘,让车辆冲向商见曜,试图将他撞死,反复碾压。
“矫情之人”!
在商见曜之前只轻微使用了一下能力的情况下,戴树枝桂冠的鱼人没将他当成觉醒者看待。
于是,他放弃了柔和的引导,在对方进入范围后,直接让他变得异常矫情。
不过那名戴树枝桂冠的鱼人对此似乎有一定的抵抗能力,没有直接停下车,选择和商见曜做男人间的决斗。
他依旧稳坐安全的防弹车辆内,并且加重了踩油门的力量。
涡轮增压声中,覆盖装甲的车辆如同一匹失控的野马,奔向了商见曜。
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小音箱里不再是于野草城内录下的枪声,它按照顺序播放起一段音乐。
醒目的唢呐声瞬间蹿高,一段磅礴的旋律回荡开来,让人变得热血沸腾。
小刀会序曲。
注1:作曲,商易先生,1959年,民族舞剧《小刀会》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