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不打不成才熱推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看着站在原地不为所动的沈墨,肖舜面无表情道:“你以为待在这里,就能够为你死的那些长辈们报仇了么?”
沈墨冷笑一声:“呵,难道跟着你,就能报仇?”
他知道自己将来说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同样对肖舜并没有任何的信心,与其前往青云寨,倒不如留在这里,也能够陪伴师父他们的阴魂。
“跟着我,不一定能报仇,但起码我一直在为这个目的而努力着,但是你却只知道驻足不前,整日里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中,根本不知上进!”
说这番话的时候,肖舜刻意的加重了语调。
沈墨闻言,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怒容,一把攥紧拳头,大吼道:“混蛋,我要跟你决斗!”
说罢,他便不管不顾的的朝着肖舜冲了过来。
这小屁孩别看年纪不大,但修炼天赋却是极佳,实力比如今的巴黑还要强上一线,乃是锻灵四重的修者。
见沈墨怒气腾腾的冲了过来,巴黑连忙在一旁劝架:“恩公,您别跟着小屁孩一般见识!”
肖舜摇了摇头:“我没跟他一般见识,但有些人你不狠狠揍一顿,是不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话音刚落,他已经主动朝着沈墨迎了过去。
沈墨虽然天赋绝佳,但毕竟修炼的年头有限,肖舜几乎只用了三两招的功夫,就将对方打的败相频露。
“你太弱了,不是我的对手!”
一掌将沈墨逼退后,肖舜淡淡开口。
沈墨怒哼道:“哼,若不是你虚长我几岁,我绝对能够打的你毫无还收之力!”
闻言,肖舜不屑的笑了起来:“呵呵,我虽然不否认你修炼天赋很好,但是就你现在这种状态,将来也只会泯然众人,即便给你足够的时间,你也一样无法战胜我!”
“不可能!”
沈墨大吼一声,再度重整旗鼓,冲杀了过来。
只可惜,即便他铆足了劲儿,但最终依旧无法奈何肖舜,就仿佛自己面前耸立着一座庞大的高山,让他无论如何也翻越不过。
有时候实力这种东西,并非是因为愤怒就能够得到提升的,整整两个小境界摆着,沈墨又如何能够扭转败局。
最终,他被肖舜打的不成人形,躺在地上默默的留着眼泪。
巴黑见状,心里颇为不忍,走上前去拍了拍沈墨的肩膀:“你小子这又是何必呢!”
沈墨并没有接话,任由不甘的泪水夺眶而出,看向肖舜的眼神,显得无比的冰冷。
迎着他的目光,肖舜勾了勾嘴角:“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
沈墨咬牙切齿道:“今天的仇,我终有一天会报回来的!”
“很好!”肖舜自顾自说着:“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过还是之前那句话,若你一直生活在过去,永远也不会取的任何的进步,想要找我甚至是裴虎等人报仇,你就必须从悲痛中走出来!”
惊风门上下的惨死,令人惋惜,但死者不能复生,与其沉浸在悲痛之中,倒不如将伤感的情绪化为变强的动力,等待时机到来,在于敌人清算一切旧账。
沈墨现在还小,不会知道肖舜今天收拾他的良苦用心,只感觉后者这是趁机羞辱自己,心中不禁暴跳如雷。
旋即,他转身朝着后方走去,背影显得有些怒火滔天。
巴黑生怕他一时想不开,赶紧起身问了句:“你上哪儿去?”
沈墨一字一顿道:“收拾东西!”
听到这里,巴黑是彻底的放心了,走回到肖舜跟前,笑道:“恩公果然是恩公,这对付人的手段那是一套一套的!”
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不打不成才讀書
肖舜淡淡开口:“这孩子是根好苗子,我不想看他就此沉沦,所以才决定好好整治一番!”
巴黑感慨道:“看来他今后的日子,注定要过的非常凄惨了!”
接下来,三人又一同去了清河村众人暂时驻扎的荒村之中。
由于这帮人的到来,荒村俨然恢复了生机,到处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条,丝毫没有之前的那种破败之感。
对于肖舜和巴黑等人的过来,村民们都非常的高兴。
按照清河村一贯的传统,晚上自然是要召开欢宴的。
由于村长如今在荒芜之地内主持大局,巴黑便暂时取代了村长的身份,将肖舜接下来的安排对众人说了出来。
当听到能够去一个环境更安全的地方生活时,村民们都显得无比兴奋,这荒村虽然还不错,但身处老林子中,生活起来难免多有不便。
与此同时,云兰山脉深处。
罗长春站在云英寨入口,看着这座气势恢宏的寨子,思绪难免又飘回到了当年。
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样的身份,在寨子里的身份非常的底,不够凭借着一定的修为,倒是在护卫队中混了份差事儿,日子倒也过得还算滋润。
若是在之前,罗长春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飞黄腾达的一天,现在想来心中有些感慨万千。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青衫的护卫队成员拦住了他的去路。
“外人止步!”
一把情况,外来人员是不允许进入寨子的,除非你有通行证,但罗常春早已另谋出路,又那里会有那玩意儿啊!
于是,他笑了笑:“呵呵,我过来找薛寨主,还请通报一下!”
说罢,便从腰间取下了一枚玉佩。
那玉佩乃是总寨主发放下来的,只要是寨主都有此物。
那护卫队成员见状,立刻回了句:“稍等!”
旋即, 急匆匆的跑回到了寨子内。
不多时,他去而复还,将站在寨子入口的罗常春请了进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罗常春还是第一次回到寨子,眼前的一切都跟自己当年临走时的那般,此刻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切。
就在此时,一个人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老罗?”
罗常春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欣喜异常:“队长!”
他口中的队长,正是如今也云英寨的二把手,罗鸣!
两人之前在护卫队中关系非常要好,说是亲如兄弟一点儿也不过分,此刻久别重逢,自然是欣喜莫名。
走到罗长春面前,罗鸣爽朗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
罗常春笑了笑。
“呵呵,不瞒队长,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有要是禀告老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