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92x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線上看-1022.大妖-svvuy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022、大妖
灵气一直在复苏,一次次的灵气潮汐席卷之下,地球上许多不毛之地也逐渐多了一份绿意,戈壁滩也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但这些对原本最熟悉戈壁滩生态结构的骆驼而言,却是很大的不幸,无他,天敌开始增多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眼前一家子的骆驼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原本的骆驼群早在前几次逃亡之中走散,也就是骆驼夫妻相互扶持才走到今日,若非今日刘浩出现,纵使它们夫妻能够逃离,这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骆驼也多半只能沦为野狼妖兽的食物。
相遇,就是机缘,既然要它们承载自己前行,刘浩也不是小气之辈,该给出的好处也不会少,然在刘浩看来不过而已的功法,对这骆驼一家子而言,却是天大的好处,行不过百里地,俨然已经使它们突破一个阶位,这使得它们接下来的日子里更加尽心尽力起来。
沙漠之中有绿洲,戈壁滩之内也亦然,抵达一处绿意盎然之地,难得的休息了一番;
伊凡之书
“朽木白哉经过过这里!他的灵压还残存至今,看起来在这里大战过一场!”
“似乎还失败了哦!不得不逃的境地,还真是难为大白菜了!”
京乐春水发言之前,刘浩早就发觉了,而且更是发觉了朽木白哉对战的对象,如今正潜伏在眼前的小湖泊之内,这是一条鳄鱼,体型不大,修为却不浅,金仙巅峰左右;
唯一让刘浩奇怪的是这条鳄鱼到底是从哪里到来这里安家的,据刘浩所在,哈萨克斯坦可没有这种生物,也只能是外来品种,但到底是此前作为人类宠物进化而来,还是后来从其他地域迁徙至此就需要好好询问一番才行了。
有了刘浩提醒,京乐春水也发现了小湖泊内的鳄鱼大妖,眼看刘浩没有出手的意思,也只能硬着头皮拔出斩魄刀抬步而上,口中还念念有词,这家伙也是个大懒汉,能不动手决不动手的家伙。
随着京乐春水拔刀,小湖泊内鳄鱼大妖似乎也发觉了无法继续隐藏,它浮出水面,几个收缩,不一会就化作一个鳄头人身的妖怪;
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这变化的‘人身’之上,还带着众多鳄鱼该有的特征,手脚如此,尾巴亦然,更像是一头鳄鱼学者人类直立,但好歹算是熟练了,仿佛本该如此一般,这倒是让刘浩啧啧称奇,这样的妖族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妖族修行,倘若非走佛道之路,皆是妖修,更倾向于本体修炼,哪怕化作人身,也乐得保留本体独有的特征,这是洪荒世界的常态;
但在地球之中,却绝少出现这般情景,几乎所有遇到的妖族,皆锤炼本体,作战之时,更不可能抛弃自己最熟悉的模式;
故而才有了刘浩这番感叹,心中更想着是不是这附近有着其他世界通道存在,才引起了这番变化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头鳄鱼大妖的到来就显得更加合理了。
可从镇元子那得来的信息却显示这附近真没有什么世界通道可言,这又让刘浩有些奇怪,仔细对比眼前鳄鱼的特征,这才让他有些恍然大悟的神情,好家伙,这不就是来自阿三国特有的恒河鳄吗?
那修长如锯子一般的长嘴,以及嘴部最顶端那小锤子一般模样,根本就是恒河鳄才有的特点,这家伙莫非在阿三国混不下去了?又或者被白泽驱使的妖族赶出了自家地盘?
大概率是这样了!越想刘浩越觉得本该如此!
白泽趋势的妖族进入阿三国,直接空降到最高统治阶层,那些被赶下王座的大妖要么顺服,要么逃离,而白泽作为妖族,对这些逃离的大妖多半也不会赶尽杀绝,如此看来倒也对上了。
眼前这家伙大概率是看到了洪荒前来的妖族变化之术,也跟着学了,但却学了一个四不像,反而促使自己最大的优势丧失干净;
不得不说倒是满可悲的,有传承和没有传承就是不同,好端端的天赋绝佳者,到了洪荒,说不得成就更高,但生在地球,未来的成就反而有了限制;
茅山秘术录 王十四
在刘浩看来,眼前这家伙与其逃离白泽的统治,还不如顺从换取更多的妖族传承来得实际一些,低了头,未来也同样能够脱颖而出,以妖族弱肉强食法则,一旦出头,地位同样会大肆提升;
相反,逃离了阿三国,确实是自由自在了,但一切好处也必然和它无关,这么一个落单的大妖,迟早要落入人族大修士之手,一声鳄鱼皮多半只能被裁减成服装,徒被他人做了嫁衣。
今日倘若只有刘浩一人,眼前的鳄鱼大妖还能逃得性命,以刘浩修为也只会对它无视干净,只要对方不找死招惹刘浩即可;
仙界 篇
然京乐春水看到了,却不会留着对方,要知道,这里离着死神世界区域可不远,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就为了可能的危险,也绝不会放过对方。
不得不说,这就是命!
京乐春水似乎也是拿着对方印证自己所学,也没有解放斩魄刀的意思,但作为观众,刘浩看了一会也失去了乐趣;
这家伙剑道水平提高了不少,但也仅限于此,似乎在尸魂界坐镇太久,一身所学依旧只有那些,好端端两大金仙打架,反而打出了武侠气息,越看越让刘浩觉得别扭,似乎自己在七八阶的时候才这么对战吧?难道尸魂界那些死神就没有吸收外来的功法技能?没道理啊!
“黑棺!”
京乐春水一声叫唤将刘浩从沉思之中惊醒,这鬼道倒是省略了不少言语,效果也提升了好几个等级,速度更是加快了无数,几乎一瞬间就将这头恒河鳄大妖圈禁其中,炸裂开来,也是第一次让鳄鱼大妖身上出现了伤口;
腹黑儿子拐娘亲 怜小瑜
“六杖光牢!”
又是一个鬼道,时机更是恰到好处,正好也是对方挣脱黑棺之时,气息尚未回复之际紧随而至,也使得鳄鱼大妖被直接禁锢当场;
等它想要再次挣脱之际,却看到京乐春水手中的斩魄刀已经朝着自己最脆弱的腹部划来,这让他有些亡魂大冒,这才想起了自己不该化出‘人身’战斗,可如今却已经晚了;
慢了这一个呼吸时间,就等于将屠刀交给了敌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柔弱的腹部被缓缓切开,原本挣脱的力气一下去的七七八八。
论战斗意识,京乐春水直接甩出了鳄鱼大妖好几个台阶,这根本也是智商上的碾压,这家伙倒是个省事的,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收获,这样的家伙才能活得更久,山本老头选取他作为继承者也是有道理的。
似乎发现了自己危机万分,这恒河鳄大妖再不敢留手,直接祭出了最后的底牌,一口吐出体内金丹,直接砸向还待继续对它腹部切割的京乐春水;
虽少有和妖族大战,京乐春水对妖族的招数还是十分了解的,眼看大妖金丹射来,赶紧收起手中斩魄刀,一个瞬步转换位置,随手对着鳄鱼大妖又是一个‘黑棺’,这番想法,也是想着隔绝大妖和对方金丹的关联之意。
效果也确实有一些,在此被黑棺笼罩之后,原本被鳄鱼大妖意念指挥的金丹无论是速度还是方向都减缓了许多,这也让京乐春水再次跳开位置;
然这番动作,也让京乐春水背后冷汗直流,他甚至感觉此前朽木白哉多半就是因此而败,大妖金丹的速度和追踪绝不是开玩笑的,看其威力,哪怕是朽木白哉解放了斩魄刀也多半没有难以抵挡。
八雲 家 的 大 少爺
这本就是妖族最后的杀手锏,京乐春水的分析还真是没错,此前,朽木白哉就是败于鳄鱼大妖这一手,若非他逃脱够快,这小湖泊附近就该多一具尸骨了;
当然,或许更大的可能还是两败俱亡,沦为其他妖兽口中的粮食。
黑棺再次爆开,鳄鱼大妖身上的六杖光牢也消失殆尽,身体更是匍匐在地,以本体模式直面京乐春水;
鲜血横流,踹息不已,腹部被斩魄刀切开,也确实受创不轻,这不,发射而出的大妖金丹也不敢冒然收回,使其悬浮周身,警惕看着敌人,口中更是发出嘶吼之声,这是要拼命的姿态。
湖边,刘浩没有挪动半个身形,骆驼一家子仿佛也没有看到眼前大战,悠闲的盘坐在刘浩身侧,那头小骆驼更是依靠着刘浩,不时的发出哟哟的声音;
也是刘浩怕这一家子被吓死,这才遮掩了他们的感知,这一路以来,刘浩也顺手训化了骆驼一家子,未来虽不会将它们带着身边,也乐得他们在这片土地之上成长成一方霸主;
这也算是闲暇的一颗棋子,不管日后能否用得上,总是好的,既然出手,他就不想对方冒然夭折,适当的保护还是必须的。
这周边戈壁,刘浩也抽空扫视了一圈,除去眼前这头鳄鱼,似乎最强的也不过真仙,有了刘浩教导的功法,他也相信过不了几个年头,这两头骆驼夫妻就能崛起;
到了那时,统领一群骆驼在这周围戈壁滩之内,总好过野狼泛滥来得好一些,也算是给就近的死神地域一点帮助了。
面对拼命的鳄鱼大妖,京乐春水选择了谨慎而行,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反倒让受伤的鳄鱼大妖十分难受,刘浩看到对方好几次想要只会大妖金丹砸向敌人,又或许是惧怕京乐春水继续给他来几次黑棺才选择了等待,这使得场面一下得到了缓解,二者死死的盯着对方。
“呔……”
也是等烦了,刘浩忍不住发出了一个声音,原本他想着打破二者对峙,可没想到这一声呼叫却带着先天三音的震慑,直接将鳄鱼大妖外露的金丹打散当场,瞬息就了结了敌人,这让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本该留给京乐春水历练的对手就这么没了。
金仙巅峰大妖金丹的消散,直接化作灵气返回天地,迫使周边绿植疯狂生产,刘浩见此只得出手,他可不想好好的戈壁滩成为了森林,改变了一番地理环境,造成的影响可不小,与其如此,还不如将这些灵气撒播在周边万里之地。
然即使如此,也让小湖泊周围不少生灵得了众多好处,其中又以他训化的骆驼一家子为最,原本六阶的骆驼夫妻如今在这些灵气的加持下,顺理成章的踏入七阶,更是一下子达到了巅峰,也好在刘浩及时出手压制,否则,便是踏入八阶九阶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却不想骆驼夫妻根基受损。
“修为差距造成的碾压有这么大吗?”
身边,京乐春水的声音传来,其色幽幽,显然也是被刘浩给吓着了,能以一个声音直接打杀眼前鳄鱼大妖,也意味着能一个声音打杀他,这可让他有些受不了。
“等你提升了就能明白了!太乙和仙阶已经是天堑,更何况再之上!正好现在周围灵气密度够大,你还是抓紧时间吸收吧!”
京乐春水一肚子话被刘浩憋在心里,几次张口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得悻悻然盘坐在地运转功法修炼起来;
另一头,刘浩却直接将鳄鱼尸体招来,微微思考之后,吐出一口火焰炼化起来,过不多时,就看到一双手套呈现出来,这手套五指外露,其色黝黑;
雏形搞定之后,刘浩又在其上开始刻画符文,不到几分钟时间,整双手套已经大变,颜色再次返回褐黄,一眼就能看出鳄鱼皮质结构,也是材质所限,到最后不过六道禁制,堪堪入了灵宝等级,想要提升,却既无可能了。
这种等级的灵宝,刘浩怎么看都不顺眼,随手就扔到了京乐春水脚边,连收起的兴趣也没有,似乎就是一件垃圾而已。
也难怪刘浩嫌弃,他自从被斩出之后,走的匆忙,根本没有从本尊哪里弄得灵宝,但眼光却没有丝毫变化,又怎能忍受这样低劣的灵宝在手?
也就是这会才想起自己手中空空,可本尊这会早已经返回洪荒,短时间内别想得到宝贝了。
“洪荒,不知道孙猴子这会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