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第七百四十一章 強買強賣鑒賞

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从战神归来开始
刘子升回答道:“这事说来话长,我之前没想起。”
虽然杨家欠了他一个人情,可毕竟已经过了多年,杨家也不知道还认不认当年的恩情。
要是当年的掌权者还在那还好一点,要是不在那估计还是没戏。
王兰听到刘子升这么说,也不再多问,他猜到大概是刘子升没什么把握,所以才这么说的。
刘子升刚准备行动,突然看到三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狗哥。
狗哥身后的一名下属大声呵斥道:“都给我滚出去,这里已经被包场了。”
店里为数不多的几名客人看到来者不善,立马逃离了出去。
刘子升怒骂一声:“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把我的客人都给赶走了。”
这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不仅逼迫着他拿下那为数不多的拆迁款,如今还来店里闹事。
狗哥坐下来把脚放在凳子上,一副很嚣张的样子:“你的客人?这里已经和你没什么关系了要是再不搬离这里,别怪我不客气。”
因为几天都没有把刘子升给拿下来,让他的老板很生气,要是再拿不下来就要换人过来。
狗哥当即就吓了一跳,要是换人损失的可不仅仅是一单生意这么简单,还有他的信誉问题,到时候那些大人物谁还敢来找他办事。
所以为了能让事情快点办成,他必须得动用更加强硬的办法才行,以前那种温和的手段已经没什么用了。
就算没有老板的话,他也失去了耐心,他狗哥怎么说也是苏城的一霸,对付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小人物居然都这么费力,传出去都没面子。
“你这是属于强买强卖,还有没有王法了。”
刘子升怒骂一声,这几天他也憋了一肚子火,对此也已经忍无可忍。
狗哥大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王法?他居然想和我讲王法。”
“狗哥,这小子估计是活在梦里,以为世界都和他想的这么美好。”
“别打扰他,让他继续做着美梦也挺好的。”
狗哥的两名随从嘲讽道。
“你。”
刘子升一时无语,他并没有说错什么吧,这些人是什么意思。
狗哥看着刘子升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笑着说道:“告诉我们的刘老板,在苏城什么是王法。”
一名高个青年笑着说道:“小子,你听好了,在苏城这一亩三分地,我李二狗就是王法。”
李二狗正是狗哥的本名,一听这个名字就比较土,是农村出身的。
就因为这个名字,李二狗也没少被人嘲笑,当时的他一度很崩溃,不过随着他混的越来越好就不那么想了。
因为他发现自从他变得强大之后,已经没有人敢在拿他的名字取笑他了。
所以如今的他不但不会自卑,反而变得越来越有自信,逢人就炫耀他的名字,看着对方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心里非常有成就感。
非常不錯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 景孤城-第七百四十一章 強買強賣
李二狗冷笑一声:“想要继续在苏城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听我的,不然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在苏城举步维艰。”
他并没有特意吓唬刘子升,而是真的有这个实力,凭他的能耐,要是铁了心的对付刘子升,还真能刘子升走投无路。
刘子升怒骂一声:“你们真是欺人太甚。”
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这么嚣张,要是陈渊在这里估计早就把这些人给打倒在地了吧。
如今的他虽然那股热血劲还在,但却已经不敢再鲁莽行事了,毕竟他的妻儿在这里,要是连累了他们,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李二狗大笑一声:“我喜欢这个词,我就欺负你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狗哥,看来这小子还没想明白,要不咱就让他继续考虑一下,正好我们还没吃饭,就让他先给我们下碗面,填饱一下肚子。”
“是啊,狗哥,趁着这个机会,咱先把肚子填饱了,这忙了一天都快累死了。”
李二狗的两名手下揉了揉肚子说道。
“没听到吗,还不赶紧去做饭,非要让我说你才知道吗。”
李二狗此时也有点饿了,所以不耐烦的说道,
“你。”
刘子升气的脸色铁青,这些人跑这来耀武扬威的,如今还把他当下人使唤上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过去,愣着做什么。”
李二狗看到刘子升站在这里半天没动静,不耐烦的说道。
刘子升还想说什么,被王兰使了个眼色劝阻下来,和这些人硬拼并没什么好处,眼下还是把这几人打发走在想办法。
刘子升虽然很生气但为了大局着想只能去煮面。
“呸,什么玩意,一个废物还想和我做对,真以为开了一家店面就把自己当做个人物了。”
看到刘子升最终还是乖乖的去下面,李二狗嘲讽的笑道。
王兰看到事情暂时平息下来,坐在一旁哄着孩子睡觉,看着襁褓中的婴儿那熟睡的模样,这一刻他的她感觉很幸福。
“狗哥,你别说,这娘们仔细一看还挺有姿色的,要不让她过来陪咱哥几个喝两杯。”
“是啊,以前还真没怎么注意,刘子升这废物,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娶了这么漂亮的娘们。”
两名随从看着王兰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经过两人这么提醒,李二狗也开始打量着王兰,这女人的确挺秀气的,虽然算不上极品,但也不是刘子升能配的上的,从某个角度来说,的确是刘子升走了狗屎运。
王兰此刻也察觉到了三人不怀好意的眼神,立马将头扭了过去。
李二狗喊道:“刘家小娘子,过来陪哥几个喝一杯。”
王兰想也不想的拒绝道:“抱歉,我最近身体不适,喝不了酒。”
这几人打着什么主意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和这些人喝酒无异于羊入虎口。
李二狗没想到王兰居然敢拒绝他,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高个青年很有眼力见的说道:“怎么,我们狗哥叫你过来是看的起你,你敢给脸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