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機迷亂,敖廣入海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勃州。
秋高气爽,落叶纷飞。
田地之中,百姓正在焚烧麦秆,黄土路上马车悠然经过,一派安宁祥和。
自开元门成立后,建神道系统,通商道、斩妖邪、镇压各地豪族,短短时间内恢复了秩序。
有秩序自然得了安宁,再加上传说中的医馆、修士院都在建设,百姓更有了盼头。
呼~
一股冷风卷起,正在烧麦秆的老农抬起了头,看着远处天边连片乌云,眼中满是疑惑。
“真日了怪了,这天怎么好好的就阴了…”
话音刚落,就见就见那漫天乌云如潮水般瞬间遍布整个天空,云层中隐约有一个个巨大的影子闪过。
“妖…妖…”
恐怖的气息充斥天地,老农吓得瘫软在地,抱着头瑟瑟发抖。
好在很快,漫天乌云就滚滚翻涌,渐渐消失在西边。
老农松了口气,但抬头一看,东边又出现连片乌云,一个个高大的影子通天贯地…
这一日,海中群妖上岸,穿过泉州进入勃州,沿途百姓无不惶恐。
太渊城钦天监内,刚刚斩杀二哥的媸丽妍心情复杂,满身杀气渐渐散去,刚进门,就看到张奎脸色阴沉,满眼含煞。
媸丽妍心中咯噔一下,
“张真人,又出什么事了?”
张奎微微摇头,“与你无关,是海族群妖入境,东海水府,百眼魔君麾下,三十名大乘境,当真是肆无忌惮!”
旁边竹生心情沉重,“张道兄,群妖必定是为龙珠而来,会不会查到你?”
张奎眼中幽光一闪,
“那就要看他们能耐如何…”
……
勃州莱州运河,鬼哭峡一段再次阻塞,阴风呼啸,黑云滚滚,群鸟惊飞,万兽逃亡。
河上船只纷纷停下不敢靠近,闻讯而来的镇国真人们也是脸色铁青,远远观望。
三十多位大乘入境,别说人族,就是禁地也能轻易掀翻。
好在,双方并不是一伙。
靖江水府旧址,无数妖物尸体腐烂,恶瘴弥漫,怪异丛生,已成绝地。
但如今,就连那最恶的凶鬼,也是乖乖潜藏,不敢露头。
腥臭的湖面两岸峭壁上,各自立着大大小小的身形,互相对峙,杀气冲天。
一方是东海水府,有夜叉蚌女,亦有毒蛟鱼妖,或成人形,或露本体,妖火闪烁。
一方是百眼魔君麾下,同样有夜叉海妖,但多半是深海妖物,有巨虫怪虱,有庞大乌贼。
不同的是,每个人身上都扛着一块蠕动的肉块,肉块诡异地张开了一只只眼睛。
东海水府一方脸色铁青。
“他们如何得了消息?”
“该死,必定有叛徒!”
为首的一名黑袍男子哼了一声,眼中阴森一片,“莫搭理他们,先找到东西再说!”
说着,众人顿时忙碌起来,挥手间无数贝壳和青铜法器层层叠叠摆成了祭坛模样,随后一捧妖火轰然升起。
另一边,百眼魔君手下也不甘示弱,将肉块纷纷扔出,这些肉块漂浮着在空中聚合,无数双眼睛同时看向水府湖面。
而东海水府海神殿内,龟老也摩挲着一片墨玉龟甲,绿火燃烧,渐渐显出影像。
太渊城钦天监内,张奎眼睛微眯,顿时有所感觉。
他当时不仅用了隐身术,还布下了掩日术遮掩天机,如果这也能被查到,就要重新估算一下对方的能力了。
海神殿内,龟老墨玉龟甲上,先是一片模糊,随后渐渐显出水府当时遭难景象。
看着那恐怖的符文如瘟疫般席卷水府,龟老倒抽一口冷气。
“好恶毒的诅咒!”
他眼中惊疑不定,东海水府家大业大,各地水族林林总总,比陆上人族还要多。
若敌人有此恐怖手段,还真是难以应付。
另一边,靖江水府上空,那悬浮的肉块也是嘶声尖叫,无数个眼中幽光闪烁,看得周围大乘境面面相觑。
龟老稳定了心神,继续查看起来,很快注意到了水府正中龙神殿,几乎就是缩小的海神殿。
“奸贼…希望你还活着…”
龟老眼中满是血腥,但随即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影像上竟然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这是……遮掩天机!”
龟老失声惊呼,脸上阴晴不定。
这种影响回溯的术法已经属于顶级,很少有人能学会,而遮掩天机更是闻所未闻。
另一边,那肉块一只只眼中,也满是疑惑。
而太渊城钦天监内,张奎也悠闲地喝起了茶,掩日术并未被破去,看来对方的术法也不怎么高深。
此时距靖江水府百里外的山上,元黄看着那边一道道冲天气息,脸色难看,连忙拿出了同声螺,接通后满脸苦涩道:
“张道友,你又惹出了什么事,为何海中群妖全都去了靖江水府?”
张奎哈哈一笑,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放心,一桩陈年旧事而已,我已做了防备,他们什么也找不到。”
元黄嘴角抽了抽,
“我后来替你消除剑气痕迹,可否被查到?”
张奎一愣,
“呀,忘了这茬,你怎如此不小心。”
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機迷亂,敖廣入海推薦
“我又不会你那术法!”
元黄火了,随即硬生生压下愤怒,仰头看着天,颤声道:“张道友,我怕是要暂避风头了,你可千万别忘了明年的事。”
张奎尴尬一笑,
“你且放心,我怎会连累朋友,这事肯定会处理好。”
收起同声螺后,张奎摇了摇头,“本想多看一会儿热闹,但还是早点行动吧,若是这两帮混蛋打起来,说不定就会波及人族城市。”
竹生眼神微凝,
“道兄,你计划怎么办?”
“很简单…”
张奎拿出龙珠看了看,“东海水府不是急着要找此物么,我就亲自送上门去。”
媸丽妍皱眉摇头,
“张真人,东海水府的人前脚刚走,你就拿出此物,以他们霸道的性子,必定会发难。”
张奎呵呵一笑,浑身一抖,在竹生和媸丽妍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一个龙头人身的壮汉,抛着龙珠冷笑道:
“我乃敖广,此去归还龙珠,必要将大闹东海,搅他个天翻地覆!”
“哈哈哈…妙!”
竹生哈哈大笑,“龙珠既然归还,那么双方再闹,也是东海的事,不过道兄还是要多加小心。”
媸丽妍在一旁看的心惊,剑术、符箓、变化,这每一门都是惊人术法。
就算天资聪慧之人,有了法门,也要无数年苦工还不得入门,这张真人却信手拈来,果真神人,说不得自己的成道机缘,就应在此人身上。
想到这儿,媸丽妍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
定下计策,张奎也不犹豫,隐了身形飞出太渊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到了千里之外海域。
只见这里碧海连天,道道灵光冲天而起,有蓝皮肤的巡海夜叉踏浪而行,也有成群的鱼妖盘旋…
张奎变作了龙头人身模样,忽然显形,轰隆一声落在水面,溅起滔天巨浪,随后站在水面,傲然看着四方。
“什么人?!”
无数夜叉鱼妖被惊动,瞬间将他围了个严严实实,钢叉骨矛森严林立。
“大胆!”
张奎大眼一瞪,指着自己的龙头怒道:“没看到我的模样么,还不跪下迎接!”
说着,恐怖气息弥漫周身,顿时将周围小妖压趴一片。
一名夜叉揉了揉眼睛,随后咽了口唾沫,“真…真龙…”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寂静一片,水府中虽有蛟龙,但真龙可不一样,天生血脉高贵,甚至只存在于传闻中。
张奎摸了摸颌下红须,硕大龙珠忽然出现在手中,“倒也非真龙,我乃龙人,快去禀报,我抢回了龙珠,要归还祖地。”
“龙珠!”
周围水妖夜叉倒抽一口凉气,哗啦啦跪了一片。
“大人稍等,我等这就去禀报!”
一名夜叉统领连忙拱手,飞速潜入深海。
海神殿内,老龟妖正在竭力施法观看墨玉龟甲,这影像前后许多时间模糊,倒是最后来了个黑衣人有些不对…
就在这时,夜叉统领急匆匆冲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
“龟老龟老,水府外来了个小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