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二十章 不安靜的晚上(第二更求月票)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等待了一阵,见邮件显示已投递成功,蒋白棉松了口气,往后靠在了椅背上。
接下来,就不是她的事情了。
“只希望公司快点处理好,别留下什么隐患……”蒋白棉自言自语了一句,侧身弯腰拿起旁边的蓝壳热水瓶,准备把自己的杯子掺满。
她提着热水瓶的手晃了两下,发现重量比预计的轻不少。
“没水了啊……”蒋白棉摇了摇头,拿着热水瓶,走出书房,进了客厅。
“怎么一回来就躲房间里?”她妈妈薛素梅一看到她,立刻就唠叨了起来。
蒋白棉毫不在意,笑着回应道:
“这不是爱岗敬业吗?”
说完,她话锋一转道:
“妈,你这个新发型真不错啊。”
在349层,有专门配备的理发场所。
精品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笔趣-第二十章 不安靜的晚上(第二更求月票)展示
当然,349层以上的“生活区”其他楼层也都设置得有类似的地方,只是相对简陋,平时仅做最基本的理发、剃头,逢年过节才会推出卷发等项目。
薛素梅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鬓角,笑意暗含地问道:
“是吗?
“我今天下午就弄好了,你刚回来都没看到啊?”
她脸上皱纹很少,整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头发卷成了波浪,看起来比实际年轻好几岁。
“我是给我爸一个机会,不能抢在他前面发现。”蒋白棉睁眼说起了瞎话。
她成功把话题引到了蒋文峰身上。
果然,薛素梅开始说家长里短,抱怨老蒋最近一个月天天泡棉田里,回来一身的味道。
讲着讲着,薛素梅眼睛一瞪:
“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些事情了?
“我给你讲啊,人家小赵很满意你,你怎么就不积极一点?”
“我等公司统一分配,公司什么时候统一分配我什么时候就结婚。”蒋白棉抬起了“挡箭牌”。
“你们可以先结婚,不急着要孩子啊。”薛素梅据理力争。
就在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蒋白棉高声回应。
她趁机摆脱老妈,奔向了门口。
门外是一位穿着灰绿色制服的男子。
他三十来岁,没戴胸章,皮肤呈古铜色,脸上有风霜的痕迹。
这名男子的眼角,有一道明显的疤痕,让他看起来颇为凶恶。
“陈信言……”蒋白棉认出了来访者,旋即笑道,“管理层开始行动了?”
对面是她刚加入安全部没多久认识的朋友,当时,同样做过基因改造的陈信言是在特别行动组。
后来,他因为在几次行动里表现出色,被调到了管理层直属行动集群,目前是其中一个行动大队的队长,D8级。
陈信言点了点头:
“对。
“我给自己分配的任务是保护重要证人。”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第二十章 不安靜的晚上(第二更求月票)分享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
“虽然你也不太需要保护就是了。”
“主要是不能合法配枪。”蒋白棉略微侧头,感应了一下,“你带了一个小组啊?”
虽然管理层直属行动集群的人员配置肯定比对外行动的要少,但一个小组怎么也是超过了十个人的。
“同时也是防止混乱。”陈信言简单解释道。
蒋白棉笑着让开了位置,指了指客厅:
“那你进来坐吧,我等着从你这里了解行动的进展。”
薛素梅望了这边一阵,虽然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主动回避去了卧室。
…………
某个房间内,散开的电筒光芒中。
岳启凡拿起深蓝色的有线电话,小心翼翼拨通了某个号码。
“喂。”对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岳启凡连忙汇报道:
“圣师,行动失败了。
“目标很警惕。”
对面沉默了两秒道:
“你有暴露吗?”
“没有。我刚好擦除了双方接触和战斗的记忆,他不记得我有袭击过他,只以为我是路过的员工,而且,我有压低帽檐,对长相做一定处理。”岳启凡语速颇快地说道。
电话对面又一次沉默,但很快就压着嗓音,不快不慢地说道:
“你不要再采取任何行动。
“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
“是,圣师。”岳启凡悄然松了口气。
…………
478层,A区和B区交界的地方。
两个隶属于管理层直属行动集群的小组分散开来,隐隐控制住了这片区域。
为首者确认好心脏起搏器的情况,衡量了下与熊鸣房间的距离,下达了命令:
“立刻展开行动,最短时间解决,不给目标反应过来的机会。”
他话音刚落,四名戴着防毒面具的行动组员立刻就弯腰冲向了前方。
也就是几秒的工夫,他们抵达了熊鸣房间外面。
然后,一人撞门,一人投掷装有麻醉气体的手雷,两人用枪支瞄准着里面,准备做第二波攻击。
略显沉闷的轻微爆炸声里,气体在相对狭小的空间内弥漫开来。
扑通一声,里面传出了重物倒地的声音。
两名行动组员又等待了几秒,小心翼翼进入了房间。
很快,他们抬出了昏迷过去的熊鸣。
有认识熊鸣的人上去看了一眼,飞快直起身体道:
“报告,目标无误!”
为首者微微点头,挥了下手:
“带回去审问。”
紧接着,他环顾了一圈,有条不紊地下达了后续命令:
“生化班处理残余麻醉气体。
“支援班安抚本区域居民。
“其他人即刻撤离!”
…………
地下大楼第五层,“管理区”某个房间内。
熊鸣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双手被拷在了座椅两侧的扶手上。
桌子的另外一边,是个沉稳的中年男子。
他上身脱得干干净净,戴着各种各样的便携式医疗器械,仿佛传闻里做过电子改造的人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而就在旁边,还有专业的抢救设备。
“你们这么怕我?”熊鸣惊慌憋屈的心情突然有所缓解。
他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神灵的眷者,会如此容易就被抓住。
当时,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
看着熊鸣木雕般的眼睛,中年男子平静从容地回答道:
“俗话说得好,有备无患。”
熊鸣沉默了两秒,忽然笑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
“嗯?”那名中年男子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熊鸣本想后靠,却被手铐限制住了行动,只能姿势不变地笑了笑:
“我想,没有任何一个组织会拒绝一位新人类的投诚。
“我的能力和我获得能力的过程,对你们来说,肯定也很有用。”
那名中年男子默然一阵道:
“你很清醒。
“作为教团的成员,你不是应该很狂热吗?”
熊鸣笑道:
“我只信奉司命。
“其他教团成员,和我没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缓慢吐了口气道:
“那你说吧,头七圣师是谁?你还知道哪些圣师的现实身份?”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二十章 不安靜的晚上(第二更求月票)讀書
不等熊鸣回答,他又补了一句:
“不要撒谎。
“你不会以为,公司这么大一个组织就没有别的觉醒者?”
熊鸣脸色微变,严肃了下来:
“既然做出了决定,我就不会再有任何隐瞒。”
…………
349层C区12号,蒋白棉家,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
陈信言抢在蒋白棉起身前说道:
“这应该是给我的电话。”
“看来有好消息。”蒋白棉微微一笑。
陈信言随即拿起旁边小桌上的有线电话,简单报了下身份。
静静听了一阵后,他放下电话,侧头对蒋白棉道:
“已确定头七圣师的身份。
“‘战略委员会’监控主管张子聪,D9级员工。”
“监控主管?果然……”蒋白棉竟一点也没有诧异。
她早就怀疑监控部门有“生命祭礼”教团的成员潜伏,而且级别不低。
要不然,熊鸣不可能清楚地掌握监控运行情况,设计看起来颇为完美的方案,要不然,沈度的举报也不可能那么及时被发现。
而商见曜和自己的对话之所以没出问题,是因为每次都在“旧调小组”房间内,在没有监控的地方。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生命祭礼”教团是怎么让沈度及时发病的。
陈信言看了眼蒋白棉的表情,含笑问道:
“你看起来早有预料?”
“有一定猜测,但不敢肯定,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我才没让组员继续往下调查,这太容易暴露了。”蒋白棉眼眸微转道,“难怪‘引导者’会说,圣师始终在关注你们,这句话真是意味深长啊……”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商见曜去找熊鸣的时候,是在外面聊天的,周围肯定有摄像头!”
陈信言“嗯”了一声:
“放心,我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同事去保护他了。”
…………
商见曜坐在窗边的书桌后,借着外面的路灯光芒,低头审视着自己的衣物。
“什么时候弄破的啊?”他按了按左肩至胸口位置的一个小孔,自言自语道。
突然,他有所感应,抬起了脑袋。
他随即看见一道人影蹿了过去。
这是个中年女性,穿着涤纶衬衣,脸部极度扭曲,身体严重佝偻。
她眼睛浑浊,布满血丝,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
任洁。
“引导者”任洁。
…………
“战略委员会”下属监控部,主管办公室内。
砰的一声,管理层直属行动集群的成员们撞开了大门。
借着里面的灯光,他们看见了一道人影。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第二十章 不安靜的晚上(第二更求月票)閲讀
这人影穿着黑色上衣、黑色长裤和黑色皮鞋,挂在天花板上,因撞门的动静,轻轻摇晃了起来。
PS:第二更送上,双倍最后一天求月票,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