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 起點-第268章 小怪物阿巖看書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好好,我赞成你跟你的朋友们道别,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会跟我的朋友们道别的。”李牧说道。
秦昊刨完了地之后,李牧跟着他一块回到他的茅草房里。
他们刚走到半路上,李牧突然发现地动山摇起来。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68章 小怪物阿巖看書
“这怎么回事儿啊?山要塌了,地震了?”李牧疑惑的问道。
郎斯跟麟牙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显然秦昊是知道这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只看得他眉头一皱大叫一声不好,然后连连的让李牧郎斯麟牙朝着他的茅草房里面跑去。
可是李牧他们刚跑没几步面前忽然的就被一个怪物挡住了去路,只见这个怪物的身体是人的身体,但是它的头颅却是貌似蛇的头颅,这样的组合起来看上去异常的怪异,但是又极为挑战人的神经。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挡我们?”李牧见惯了这种场面,故而也并不觉得十分的惊慌。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要知道,你要知道的是,你不可以将我们的守山人带走,秦山世世代代必然要有守山人,今天如果你要带走了他,那我们秦山也就完了。”他的声音十分的粗犷,明显是一种人和野兽的嗓音的混合体。
“我没有带走他,是他愿意跟我们一起走的,这是他的自由谁也阻挡不了,你不能将他困在秦山一辈子,他有他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李牧大声说道。
如果秦昊没有答应他们跟他们一起出去,那他从此以后世世代代就要待在秦山之中。
他在秦山里无非就是太阳落山了就休息,太阳升起来了就起床,然后吃完饭以后拎着锄头到地里干活,一直刨地,世世代代地刨下去,可是这样有意思吗?他那么的年轻,为什么不出去闯荡一下呢?
并非不是说种田不好,只是在他的这个年纪种田有些大材小用了。
“胡说,他在此处一直都好好的,都是因为有你们过来,所以他才萌发了要出去的心,你们都得死!”
好文筆的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68章 小怪物阿巖展示
说着他的两只硕大的眼睛,突然变得十分的闪亮刺眼,好像天上的太阳一样,但是和太阳不同的是,他的这两双眼睛红通通的像红宝石一样。
李牧看到他身上的属性小光球越来越多,而且颜色也变得格外的生成,可以看得出来,此时他是非常的愤怒,情绪是极为的高亢,显然就是一副即将要进入战斗状态的模样。
但李牧觉得他也不能够怂,他劝一个人往外面看一看,他觉得没有错。
“主人这个怪物就交给我们了,你赶紧去房子里呆着,等我们完事了之后会去找你的!”麟牙瞬间化为一只麒麟兽呲着牙齿,看着这怪物,对李牧说道。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笔趣-第268章 小怪物阿巖閲讀
李牧虽然点了头,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和秦昊站在一起。
此事是因他而起,他不能够一走了之。
那怪物的手中忽然狂风四起,狂风吹乱了李牧和秦昊的头发以及麒麟兽身上的棕毛,如果此地站着的是一个凡人的话,可能就要被吹走了。
所以李牧再一次的确认秦昊,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守山人,他一定是有着自己的本事的。
狂风逐渐的小了下来,李牧看到那怪物的手中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然后他抡着石头直接朝麒麟兽砸过去,麒麟兽非常矫捷的躲过去了。
但奇怪的是,那怪物手中的石头扔掉了,一个又立刻的衍生出了第2个好像复制粘贴一样,非常的快速,这种快速的状态让李牧十分的惊愕。
“他是山间的精灵,一直都生活在秦山,可以驾驭秦山里的每一块石头,所以他的武器便是石头,你们一定要小心一点。”秦昊对李牧说道。
李牧感觉他对自己说这话没啥用,他得对麒麟兽说,但是对麒麟兽说也没啥用,因为麒麟兽目前正在参与战斗之中,即使他告诉他那怪物的绝招,他还照样得战斗。
“你是控制狂吗?”麟牙大声的问道。
那怪物并没有搭理麟牙,而是仍旧不停地朝他扔石头。
而麟牙慌乱的躲着一边躲着,一边觉得这怪物实在是太无灵头了,又说道:“你为什么要限制别人的自由,你想一辈子待在秦山你就呆着好了,你为什么要让秦昊也一辈子待在秦山,他有他自己的自由,你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宽阔?”
“我不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宽阔,我只知道守护秦山是他的职责,我们这一山的妖魔鬼怪都是跟着他的,如果他要走了,我们该怎么办?”那怪物说道。
李牧听他这话不禁有些好笑,这好像是某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离开了父母就活不下去了,非要把父母拴在自己的身边,他才仿佛有安全感一样。
“看来我不揍你一顿,你不知道如何好好的长大!”麟牙俐齿极速的上前来到那怪物的身边,爪子一把朝他拍了过去,只听到撕拉一声,他的手臂被麟牙拍到了,麟牙的爪子将他手臂上的皮肤撕了一一层下来。
现场顿时出现血淋淋的样子,鲜血洒了一地,而那怪物似乎感觉不到疼痛,看到麟牙便急速的朝他扔石头。
“你这种攻击的方法大概是几百多年前的非常无脑的攻击方法了,现在早就已经淘汰了,我劝你也离开秦山到外面看一看你知道现在这天地之间变化的到底有多大吗?小怪物不要一直固步自封,要学会成长!”麟牙拎着他的皮肤上面的一层外层晃了晃说道。
那怪物没有再继续的扔石头了,而是低头看了一眼被撕裂的皮肤当下用另外一只手摸了一下他那被撕裂的鲜血淋漓的皮肤表层,那原本的鲜血淋漓瞬间变成了坚硬的石头表层。
“外面的世界飞速的发展,但我却觉得修心格外的重要,我们是能够感知到这世间万物的变化,而你所说的改变,其实我们一夜之间都能够学会,但是要真正的将你自己摆正,恐怕秦昊就得在秦山里呆着!”小怪物说道。
李牧听着他这话若有所思,某一些记忆慢慢的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