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生活系大佬-第二十七章 重生(求訂閱)展示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海边,小屋,客厅。
沙发上的叶玲菲,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眉宇间的春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看在眼里的林宁,默不作声的向左,挪了大概两个身位的样子。
“你是在躲我吗?”
上身前倾,呈跪趴姿势的叶玲菲,曲线曼妙,美足粉嫩,沟壑夺目。
“我对你很失望。”
再次挪了两个身位,林宁淡淡道。
“咯咯,说来听听。”
一声娇笑,叶玲菲舔了舔唇,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给林宁丢了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媚眼。
“新世界一天一个样,我们不该把时间浪费在儿女情长上。”
林宁的声音很沉稳,表情很严肃。
即便再怎么馋叶玲菲的身子,林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行男女之事。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新世界,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起身给自己斟了杯酒,不等叶玲菲开口,心系天下的林宁,掷地有声道。
“哼,在老娘这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是不是太嫩了点?”
一记冷哼,叶玲菲一边说,一边脱了身上的兔兔睡衣。
都市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討論-第二十七章 重生(求訂閱)
“。。。”
巴掌大的布,一眼过去全是不可描述。
眼前一片花白的林宁,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不可否认,这种上一秒可爱,下一秒性感的视觉冲击,着实要人小命。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生活系大佬》-第二十七章 重生(求訂閱)分享
“过来,抱我去洗澡,帮我搓背。”
叶玲菲说话的时候,特意将凝脂般的手臂伸向林宁的方向。
“我现在没心思和你玩。”
林宁拒绝的很干脆,之所以坐怀不乱,绝对和惩罚无关。
“你不抱,有的是男人抱,你不帮,有的是男人帮。”
漫不经心的表情,轻描淡写的言语。
嘴角挂着笑的叶玲菲,只一句,就让林宁火冒三丈。
“是不是有病,跟老子玩这套,你怕是找。。。唔。”
闪身上前,一手捏着叶玲菲下巴的林宁话还没说完,脖子就是一紧,唇边就是一热,腰上就是一沉。
“你那晚在我床上,可不是这样。”
温润的柔软,扑面而来的鼻息。
直到看见林宁眼底的慌乱,挂在林宁身上的叶玲菲,这才松了口。
“下去。”
双手掰了掰腰上缠着的腿,喘着粗气的林宁,低喝道。
“咯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姐。。。草。”
搭着脖颈的手由上及下,划过胸口的时候,叶玲菲说着说着,瞬间吐了脏。
“现在可以下去了吗?”
“。。。”
一阵稀稀疏疏,叶玲菲苦笑着套过睡衣,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话,叶玲菲感受颇深。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大佬 線上看-第二十七章 重生(求訂閱)推薦
“打进家门就觉得你怪怪的,合着你从一开始就怀疑我是我姐?”
片刻后,林宁挑了挑眉,看似稳如老狗,实则就是。
“没错,我是有这个怀疑。”
有一说一,素来不屑撒谎的叶玲菲,承认的很干脆。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轻抿了口杯中酒,半倚着吧台的林宁,问道。
“你姐跟我说过,你喜欢女装扮她。同理可推,她一样可以男装扮你。”
随手捋了把头发,叶玲菲抿了抿唇,继续说道。
“我的直觉不会错,从进门起你就不对劲儿,你怕跟我接触,你甚至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呵呵,你想多了。”
女人的直觉果然没用对地方,林宁笑着摇了摇头,否认道。
“的确是想多了。你心虚,你躲着我,其实是因为力不从心,是因为你。。。”
再三打量过吧台前的林宁,越看越觉得有问题的叶玲菲,激将的话,张嘴就来。
“闭嘴,我都说了那次是误会,我的实力,你根本想象不到。”
烦躁的扯了扯衣襟,讲真,要不是惩罚在身,林宁真想让这女人见识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猛男。
“好,证明给我看,室外,室内,餐厅,客厅,浴室,卧室,地点随你挑,姿势随你选。”
叶玲菲很直接,一点不带含蓄的。
林宁很恼火,就没见过这么气人的。
“你。。。”
“呵呵,你果然有问题。”
怒不可竭的林宁,看起来并不像是装的。
心思缜密的叶玲菲,微微一笑,补充道。
“但凡是个正常男人,这个时候都不会是你这样,来,睡我,证明给我看。”
“神经病,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没时间跟你闹。”
再次看了眼系统物品栏里的倒计时,林宁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一分钟都没有吗?”
吊着嗓子的叶玲菲,说一分钟的时候,刻意加重了音。
“特意把我叫来,你到底想怎样?”
轻飘飘的女声,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驻足原地的林宁,猛的扭过头,问道。
“我要修炼方法,你姐给我说的什么望天,日月精华,我是不信的。”
适可而止的道理,叶玲菲又岂会不知。
眼瞅着林宁即将暴走,叶玲菲甜甜的笑了笑,兔耳朵,竖起来。
“不信你还给她转钱?”
想到刚刚兑换掉的5亿镑,林宁皱了皱眉,着实搞不懂这便宜媳妇儿的脑回路。
“呵,不转钱,她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帮我找你。”
“合着你花了5亿镑,就是为了逼我出来?”
“五亿镑很多吗?再者说,我的钱,可没那么好拿。”
似是看出了林宁的疑惑,叶玲菲挑了挑,接着说道。
“我觉醒了。。。”
“我知道,她给我说了,破阶石。”
“她虽然不肯明说,但我知道,这东西很值钱。”
“你想多了,这东西听着挺玄乎,其实就是一鸡肋。”
姐姐撒的谎,弟弟圆。
打定主意卖死压价的林宁,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说?”
“有实力的看不上,没实力的用不了。”
“好吧,还以为能帮得上你,没想到是个垃圾。。。”
叶玲菲应该是信了,俏脸上的小表情,看起来还挺心疼人。
林宁心下一软,柔声哄道:“好啦,你也别太沮丧,破阶石蕴含的能量非常纯粹,可以直接用来吸收修炼。”
“修炼?”
“嗯,通俗来讲,和上学差不多。”
“知识储备是吸收能量,毕业考是觉醒升阶?”
“孺子可教。对了,修炼比上学简单,只要用心感受能量的存在,剩下的,慢慢吸收就好。”
事实无数次证明,和聪明人交流的确很省心。
林宁赞许的点了点头,正欲说什么的时候,一旁正在播放广告的电视,突然黑了屏。
“网断了,你问问约翰,到底怎么回事儿。”
说话的是叶玲菲,从林宁的视线看去,这个蹲在路由器前的便宜媳妇儿,贼白,贼圆,贼大。
“不用,全球断网只是开始。”
空着的手打了个清脆响指,一手端着酒杯的林宁,微微一笑。
期待已久的新世界,总算来了。
“所以说断网和新世界有关?”
瞬间反应过来的叶玲菲,问道。
“没错,不只是断网,后面还会大面积停电,会断水,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
回想起当初抽到的未来片段,林宁舔了舔牙齿,没记错的话,正是因为这三个月,远在东方的华国,一跃成了世界第一大国。
“我需要和你好好谈谈。”
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林宁,叶玲菲蹙了蹙眉,沉声道。
“急什么,以后有的是时间。”
林宁摆了摆手,大概猜得到叶玲菲想谈什么。
“以后?”
“一个没网,没信号的世界,不觉得很无聊吗?”
“也对。”
仔细想想,一个没电,没网,没信号的世界,除了在家造小人,还真不知道能干嘛。
随手将头发挽向脑后,若有所思的叶玲菲,接着问道:“有关新世界的事,你为什么会这么清楚。”
“呵,不只是我,关于新世界,但凡拿过大逃杀奖励的人都知道,包括你爷爷。”
挑眉,轻笑,林宁眨了眨眼,左右没网,没信号,叶玲菲就是想找叶峥嵘对证,这会儿也只能有心无力。
“不可能,病毒的发源地是苏格兰,我爷爷如果知道这一切,怎么可能还让叶家整体迁往腐国。”
“或许这边比较适合家族势力的发展。毕竟国内,并不允许私人武装。”
叶玲菲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好在林宁早有准备,应对的还算合情合理。
“稍等,我需要和家里打个电话。”
“写信吧。”
“写信?”
“你难道没发现,你手机已经很久没响了吗?”
一口饮尽杯中酒,林宁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手机的日子,从现在开始。
“卧槽,没网,没信号,老娘的钱怎么办。”
猛的蹦起来的叶玲菲,眼睛瞪的老大,美腿又长又白。
同样意识到问题的林宁,抽了抽嘴角,好在自己很穷,有钱人的痛苦,感受不到。
“老早就让你去囤宝石和中药,你没囤吗?”
沉默良久,看着面前一脸郁郁的叶玲菲,落座叶玲菲身侧的林宁,一边说,一边将手搭上叶玲菲的腿。
“起开,没看老娘正烦着吗?”
想到那彻底成了数字的12位数,叶玲菲抽了抽嘴角,心痛到无法呼吸。
“老婆,商量个事儿呗。”
余光扫了眼不远处被酸奶当狗咬胶使的破阶石,林宁咽了咽口水,态度好极了。
“免谈。”
“我还没说呢。”
“我警告你,别打老娘那些囤货的主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冷着脸,一袭兔兔睡衣的叶玲菲,看起来奶凶奶凶的。
“那些对现在的我没用,我想要你的破阶石,帮我下几个。”
“你说什么?你特么当老娘下蛋呢?”
“额,口误。”
“我腿酸。”
“我给你揉。”
“别抓我脚,痒。”
“你脚上这是什么袜子,穿了跟没穿似的。”
“短款透明丝袜,怎么了?”
“我去,还有这玩意儿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怔怔的看着叶玲菲脚上的丝袜,林宁自嘲的笑了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早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儿,当初做任务的时候,又何苦穿连裤袜折磨自己。
“少见多怪。行了,跟我说说怎么感受能量。”
“。。。”
“跟你说话呢,抱着老娘的脚发呆,你特么不会是恋足吧?”
回想起那晚脚下的一分钟,叶玲菲皱了皱眉,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什么华点。
“呼,最近别乱跑,如果联系不上我,家里你和约翰商量着来。”
一声轻呼,果断站起身的林宁,那一脸兴奋的样,在叶玲菲看来,跟喜当爹似的。
“回来,你干嘛去?什么叫我和约翰商量着来,你姐呢?”
美脚勾过林宁的腿,仰卧起身的叶玲菲,不愧是心思缜密之辈,瞬间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来不及了,有机会再跟你解释。”
觉醒开启,闪身离去。
随着林宁一声长啸,屋外等候多时的林红,并肩跟上。
“。。。”
“机会来了。”
五分钟后,海边,无人之境。
看着脑海中第二次出现的无边血海,兴奋的直发抖的林宁,说道。
“什么机会?”
林宁身侧,林红挠了挠头,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重生的机会。”
“重生?你上次放弃的那个?”
“嗯。这次我不想放弃了,你知道,我有必须回去的理由。”
再次看了眼系统界面,林宁肯定的点了点头,说话时的眼神,远比上次坚定了太多。
“我知道你想阻止你父母的死,但没有记忆的重生真的有用吗?你确定你这次回去,不会是把老路再走一遍吗?”
林宁对父母的死有多耿耿于怀,有多念念不忘,林红最清楚不过。
习惯性的将外套搭在林宁的肩上,林红抿了抿唇,问道。
“这次不一样,我可以选择穿越式重生。”
系统的选项就在那,林宁笑着眯了眯眼,那一脸洋溢的幸福,林红还是第二次见。
“你所谓的穿越式重生,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带着记忆,带着身子,带着你脑海里的那个东西一起重生?”
沉默片刻,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转机,林红的声音里,多了丝按耐不住的激动。
“只有记忆和身子。”
再次看了眼穿越选项后的备注,林宁笑着答道。
“好吧,如果没了那个东西的存在,你确定你能帮的上你父母吗?你确定你能应付得了王烈那群人吗?”
“我。。。”
“还有,你现在的身子是替身玩偶。你的本体还是林凝,还在书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