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二百零六章 新幫派閲讀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第二日,傅酒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昨夜那个神秘男人。
她匆匆忙忙穿好了衣服,张婶子已经做好了早膳,“婶子早上好。”傅酒打了一个招呼。
“霍太太,昨夜你去哪了啊?我听着老张说,你出去了。”张婶子关切地问着。
“去工地拿我忘记的东西,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傅酒抱歉一笑。
张婶子摆摆手,“哪里的话,我们是怕你这肚子受不了。”
傅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抚了抚,嘴角带着温和的笑。
“张大哥呢?”傅酒问道。
“他一大早吃了早饭就去镇上了。”张婶子随意道。
傅酒点点头,坐下来吃早膳。
吃完了早膳,傅酒就去酒庄那监工,面临这小房子,傅酒心里存了恐惧。
地板上的血迹已经完全干涸,傅酒连忙让人去拿条湿毛巾,不准其他人在进这个屋子。
不一会,就有一人过来送了一条湿毛巾,“谢谢。”傅酒倒了一声谢,接过来毛巾,小心翼翼蹲下,擦拭着地板上的干涸的血迹。
“霍太太。”张志勇突然出现在门口,将傅酒吓了一跳。
张志勇也是吓一跳,见她蹲在地上,连忙喊到:“霍太太!您怎么蹲在地上啊!”
“啊,没事,我就是看地上有些脏……”傅酒紧张地收起手里的抹布。
人氣都市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討論-第二百零六章 新幫派看書
张志勇犹豫了一下,接着把买来的药给她放在桌子上。
“霍太太,这是您要的药。”张志勇将药包放在桌子上。
“嗯,您放那吧。谢谢您了。”傅酒朝他微微一笑。
张志勇点点头,将东西放下后就走了,他知道傅酒喜欢一个人独处。
傅酒一整日都提心吊胆的观测着周边情况,她总觉着,昨夜那神秘男人,估计就在这方圆几里的。
工地
一男人将锄头一方,用脖子上搭的毛巾擦了擦汗,瞧了眼不远处一瘦弱的身影,干活磨磨唧唧的。
他走过去,勾住另一干活的人,“诶,那个新来的?”
他指了指瘦弱的男人的背影,那人点点头,“好像是老于今天新招的,要的工钱极低,否则老于要他?”
傅酒在屋子里做了近一天,眼看工地上工人都结束了工作,马上就要黑天了,她要赶紧回去了。
药就放在了桌子上,傅酒最后一个离开的。
第二日,傅酒再次去工地的时候,屋子内的药物已经被取走了。
傅酒抿抿唇,心想这样的话,期望等那男人伤好了,便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
她正想着要去工地巡视一圈,酒庄的建造过程不换不满,大概在五个月,就完美竣工了。
傅酒挺着肚子,慢慢悠悠的走到工地附近,她设计的这座酒庄是仿法式酒庄建筑,尖顶城堡流露出浓厚的法式味道。
“傅小姐。”老于见她过来了,连忙走过来问好。
“嗯,您忙您的,我随便看看。”傅酒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老于嘱咐道:“您注意点,别被什么掉下来给伤到了。”
傅酒轻轻回了句:“好,您放心吧。”
她进了酒庄,周边还有些设施未完善,工人正在修建,傅酒仔仔细细瞧着四处的建筑,突然,她瞥见一人。
那人瘦瘦弱弱,正巧也回头看自己,傅酒冷不丁和他眼神撞一起去。
那冰冷黝黑的眸子,让傅酒瞬间感到寒彻透骨。
不用怀疑,她十分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前夜里那个人!
傅酒的脸色陡然大变,惨白一片,那男人显然已经知道傅酒猜出了他的身份。
然而这男人依旧不慌不乱,收回自己淡漠的表情,继续干自己该做的事情。
傅酒立马转身加快脚步离开,生怕那人追过来。
她回了张志勇家,坐在床边喘着大气,不慌,不慌,那人拿了药之后,也没有在对自己有什么恶意,她不用害怕。
终于胆战心惊的过了一天,傅酒第二日喊着张志勇一起去工地,她心里有点底气。
言情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討論-第二百零六章 新幫派看書
没想到她都发现了那男人的身份,那男人依旧第二天还在工地里做工,傅酒一直在盯着他,那男人不曾留眸注意过她。
傅酒招来老于问道:“老于,那男人看着面生啊。”
老于回头望了望,笑了一声,“唉,那是我前几日刚招的新工,月钱要的少,活干的还挺好。”
傅酒抿唇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您去忙吧。”
老于继续笑着,“诶,好嘞。”
这时,张志勇慌慌忙忙跑过来,“霍太太,刘军的军队朝咱这里过来了。”
“刘军?刘泽宇?”傅酒疑问道。
张志勇迫不及待点点头,“对!就是他!”
傅酒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可知什么事?”
“不知道。”张志勇无奈的摇摇头,傅酒呼了一口气。
下一刻,刘军的队伍就迅速过来了,一少将向前给傅酒说了句话,“您好傅小姐,我们奉大帅的命令,搜查这附近村庄,每处角落都不能放过。”
傅酒眸子清冷看向他,轻声问道:“不知道军爷您搜查什么?”
“傅小姐您别这么客气,喊我小王就好,前一阵子在两省交界处,出了一个政治新帮派,领导人号称要推翻统治,大帅出兵围剿了这个组织,不过这个组织核心的人物成员收到消息较早,让他给跑了。”
“不过,他应该身上有伤,也好找。”王军官继续道:“霍太太,您这地方有没有见过有新人来?”
傅酒第一就想到了那男人,她犹豫了一下,老于刚要开口,“有……”
傅酒连忙制止,“没有!这些工人都是半年前开工时来做活的。”
王军官若有所思看了看老于,又看了眼傅酒,“真的没有?”
傅酒随意无奈瞥他几眼,“没有,我不可能会骗你。”
王军官还是沉默了一会,眼底带着审视看着傅酒身后庄园里忙碌干活的工人。
随机,他突然一笑,“没事,您别多想,我们也是听上级的命令,既然没有,那我先带着兄弟们继续去搜查去了。”
傅酒微微一笑,脸上露着很是疏离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