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你們爭霸我種田討論-第431章、險些丟了魔法師的臉!讀書

你們爭霸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爭霸我種田你们争霸我种田
听完了克洛泽的描述叶知秋也沉默下来。
说实话,他对于克洛泽所描述的那个类似于魔法阵的海滩也很好奇,要知道他们浮空城就停在魔林的上空,这周围如果有大型的魔法阵波动,他们一定能感知得到的。
但如果克洛泽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说明布下这道魔法阵的人能够浮空城所有魔法师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造出了这座魔法阵!
人氣小說 你們爭霸我種田-第431章、險些丟了魔法師的臉!相伴
那么这人的水平一定已经超过了浮空城上的任何一位魔法师,起码在魔法阵这方面的造诣已经登峰造极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我还确实很感兴趣。库刹大师,要不我们两个陪他走一趟吧。”
叶知秋看了一眼已经升为副院长的库刹大师,而后者挑了挑眉毛,摸着胡子说:“那是自然,我也很想看看是谁能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布置出魔法阵的。”
三人没有乘坐飞行兽,而是直接运用起风系魔法飞出了浮空城,朝着东面的海滩就杀了过去。
等三人到达那片事发之地的海滩时,这片海滩已经被欧米茄小队的队员保护了起来。
看到克洛泽与两名魔法师降落在沙滩上,吉米便识趣的带着他的人退到了海滩的边缘。
“就是这里了,我们原本追踪的目标在跑到这里之后就凭空消失。您也知道,我的对于魔法阵学科并不精通,所以看不出此地有什么门道。”
“听听你说的这话,你就不为自己感到一丝丝脸红吗?”
叶知秋看着神色如常的克洛泽,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后者已经习惯了,脸皮早就厚过了城墙拐角~~
克洛泽只是嘿嘿一笑,而库刹大师已经蹲在了地上,皱眉仔细查看着这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沙滩。
“奇了怪了….”库刹大师喃喃自语:“我竟然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克洛泽小子,如果你的手下没有看花眼的话,那就说明布置这个魔法阵的人是一位顶级高手!魔法师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人才?”
克洛泽与叶知秋同时一惊!叶知秋从怀里掏出一个透明玻璃瓶,从里面捏出一撮灰色的粉尘,对着空中一撒。
一颗颗晶莹的粉尘四处飘落,最后都和那奶白色的沙滩融为了一体,消失不见。
“的确有些奇怪….”叶知秋皱起了眉头道:“竟然连对魔法阵最敏感的蚀骨粉末都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这次真的遇到对手了。”
克洛泽看着自己的导师与另一位魔法导师花样频出,一会儿撒粉末,一会儿念咒语,一会儿又召唤出落雷,一会还让沙滩上开满鲜花。可任由他们手段百出,让人眼花缭乱,但就是打不开此处那座隐藏在暗地里的魔法阵。
而这两人越是解不了这道难题,老脸上也越是挂不住。
开玩笑!他们两个几乎代表着浮空城魔法师协会的最高水平!如果他们都解决不了这个难题,那以后在克洛泽面前还怎么抬起头?还怎么为人师表去教学生呀?
接下来克洛泽就看到了更多稀奇古怪的方法,这两人此刻已经有些上头,箱底儿的本事都使了出来。
之间库刹大师从随身的储物道具里掏出一根魔杖,对着沙滩就是一阵狂轰乱炸….就像被战斗机轰炸过一样….
叶知秋衣袖一挥,又把被库刹大师炸到乱七八糟的沙滩给恢复了原样。
可紧跟着,那库刹大师又召唤出一道火墙,硬生生把面前的沙滩给烧出一块大坑来!
叶知秋还是负责善后,衣袖一挥再次复原了沙滩。
就这样,两人折腾来折腾去,把这篇沙滩起码摧毁了七八遍,可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叶知秋咬破舌尖,以血为媒画出禁咒的那一刻,原本古井无波的沙滩上忽然空间都扭曲了一下!
虽然就是那么短短的零点一秒时间,但还是被在场的几人捕捉到了!
原本蹲在地上打瞌睡的克洛泽猛地站起,库刹大师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与叶知秋同时看向刚刚产生出空间扭曲的位置。
三人围了过去,只见原本平平无奇的沙滩上,此刻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沙洞!一只小沙蟹从里面奋力爬出。
可当小沙蟹也看到有三个人正围着它后,却又惊恐的钻回了沙地里去。
克洛泽眼疾手快,猛地一把将手臂插入沙滩中,把那个试图逃跑的小沙蟹给抓了出来!
他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小沙蟹的脊背和肚皮,任由它如何张牙舞爪就是无法挣脱。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看着这个身体近乎透明的小沙蟹,都是长出一口气。
叶知秋眯了眯眼睛,施展出一道恢复魔法,止住了还在流血的舌头,这才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对这片沙滩使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效果,原来魔法阵并非布置在沙滩上,而是在这只小沙蟹的身上….刚刚我那招以血为媒破除万法的秘术正好砸在了它路过的地面上,惊动了这只沙蟹,这才让它钻出了沙地。”
叶知秋说完接过了克洛泽手中的小沙蟹,凑到眼前仔细的观察,不由得再次长长吐出一口气。
“厉害….果真厉害!真是神乎其技!你们看,这只沙蟹的腹部绘制着一幅极为精妙的魔法阵图!”
裤衩大师拿出一枚放大镜搁在小沙蟹的肚子上仔细的观察,随后口中也是惊叹连连。
“哦,天呐!世界上还会有如此天才?在这么小一只沙蟹的腹部绘制出如此高深和繁复的魔法阵图!怪不得我们刚刚试验了那么多种方法都没有,原来搞了半天只是在做无用功,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
克洛泽咧着嘴,指着那只张牙舞爪的小沙蟹说:“这么说来这处魔法阵是在沙滩上四处移动的,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也是我们运气好,刚刚老师您那一下正好砸中了它,要不然我们就算把这整个沙滩挖个底儿朝天也是一无所获。”
“的确如此,不过还好,我们的运气并不算差。”
叶知秋掏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玻璃瓶,将那沙蟹装了进去,又塞住了塞子。
小沙蟹在玻璃瓶里四处碰壁,显得有些慌张。
克洛泽又问道:“我们把这只沙蟹装在瓶子里,那魔法阵里藏的人他们怎么出来?”
叶知秋非常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一个很不友善的笑容。
“怎么出来?哼!我管他们怎么出来,最好就是也关在瓶子里!我差点就以为我们魔法师协会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连一个区区魔法阵都找不出来,险些丢了大面子!我倒要看看,能制作出此种魔法阵的到底是什么人!要么他们这辈子就藏在里面,要么就乖乖的给我跪地求饶!”
克洛泽看着一脸腹黑表情的叶知秋,在心里已经为藏进着魔法阵的那些人开始默哀了。
惹毛了这群魔法师,认大陆上谁也不会有好下场,看来这件事不需要自己操心了。
三人好不容易有所收获,这便又飞回了浮空城中,直接来到了黑塔叶知秋的实验室里。
黑塔中,叶知秋也有了三位新收的学生。
虽然在克洛泽这位黑乌鸦王把黑暗系魔法发扬光大之后,许多魔林本部的年轻人登上浮空城都会选择黑暗系魔法,一度还把黑塔的大门都挤塌了。
可叶知秋却坚持每届只收取三名学生,其他想要学习黑暗系魔法的学生只能选择听大课。
而现在见到克洛泽的这三名魔法师学徒,竟全部都是来自魔林的暗魔军士兵。
“大王!”
三人对着克洛泽整整齐齐敬了个军礼,这才对叶知秋跟库刹大师行礼。
叶知秋斜眼盯着笑呵呵的克洛泽,语气不满道:“我的学生倒要先对你打招呼?你好大的架子呀。”
克洛泽急忙赔笑:“嘿嘿~那有什么,我不还是得叫您老师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就是我半个爸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