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笔趣-478 我們是熟人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技术行当,越到顶端,越是不容虚假,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绝对不会出现差不多、大概等情况,一就是一,绝对成不了二。医疗行业更甚。
而且医疗行业有个不付诸于文字的规定,当患者在手术台上出现意外,不论是否是医生的主要责任,这个主刀医生近三年内将无法得到晋升。这个是为了保护患者的一个无法律明文却有法律之实的一个潜规则。
这玩意到底好不好,反正好的方面也有,让医生们更警醒,更谨慎。但坏的一方面也有,医生往往会缩手缩脚,遇上需要去冒险的时候,一般都选择保守治疗。
因为医疗行业的晋升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其他行业可以弯道超车,而医疗就不一样,五年一个坎,一步慢步步慢,这辈子说不定就永远落后于同年的医生。
所以这些年来,再也没有以前传说中那样的江湖医生了,什么十分钟阑尾,局麻下阑尾等让外行人觉得超牛的手术了。
如果在这个前提下,再加一个患者特殊,那么绝对有奇效。不是官迷,不是一心往上钻的人,说实话,一旦遇上需要冒险的,不给人家十成的保证,医生绝对不会去冒险。
因为这东西的性价比太低了,成功了应该的,失败了说不定要顶着家属的怒火,划不来的。所以,特权人物往往会结交一个相当熟络的医生。并不是生病了才开始去找医生。
而丸子国的这位小年轻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手术能不能做,做肯定是能做,但中庸的胸外主任和丸子国的京东胸外主任肯定能做,但就是不能保证患者会不会死在手术台上。
如果别无选择,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家属或许会选择向死而生,让两位主任上台子拉刀子。可现在有了其他选择,当然不会冒然同意,又不差钱,不像小屁民,忧虑的不是死不死,而是钱够不够的问题。
卢老的年纪已经过了对大多数事物感到好奇的年纪了。对于这个特殊的患者,他不同于张凡,他不会再关注,最多以后想起来就让秘书找来病例看一看而已,如果想不起来,哪就算了。
世上没有诊断的疾病太多太多,他自己手里的肝胆都还没闹明白呢。所以,当张凡去的时候,他没阻拦但也没支持,这个行当太浩瀚了。
所以当省立医院的院长火烧火燎的打电话的时候,老头以为毛病出在肝胆了。老头放下手里的老花镜都等不到对方派人来接,直接让司机开车送他过去。
对于其他系统的疾病,老头年纪太大了,没甚兴趣,可要是肝胆,哪就不一样了,他要看看。
结果到了医院,一看,说要开胸。老头不乐意,“开胸你喊我搞肝胆干什么!”
“张凡?你们丸子国的胸外主任都不行,我弟子就行了?我弟子连做个患者体检都不让上手。你们就让他上手术,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好欺负了。”
当初没发火,哪是咱没诊断出来人家的疾病,对方诘难就诘难了。谁让咱没本事呢。可现在不一样了,也就老头还有所收敛,要是欧阳来,估计连中庸的都能带在一起给骂了。
当初看不起,现在又拿钱来求。你以为你的钱有报纸大吗?
“卢老,我的错,全是我的错。”青鸟的院长赶紧作揖赔笑。
丸子国的医生们一脸的铁青。
家属懂了,“张桑早上也到了病房?”
“就是换好衣服,没让进的那个!”
“额!”当初没让张凡进病房的中年医生头上汗都出来了,他心里早就开始八嘎了。太倒霉了,好死不死的踢到了铁板上,原本以为是个来练手的研究生,那么年轻,结果,竟然是藏在羊群里的狼。
“我们错了。”
老头发了发飙,也就熄了怒火。主要生气的还是因为这个患者不是肝胆的患者,老头觉得自己的关门弟子越来越向着不务正业的方向努力了,而且现在已经努力的有点成就了。
这也是让老头牙疼的事情。
“估计在观察室吧!”
没多久,张凡被请了过来。
永远带着那种似有似无的笑容,以前的时候这种笑容让人觉得是谦卑,而现在竟然好像是嘲笑一样。这就冤枉了张凡,他脸上的笑容肌肉都没变过,怎么会让人感觉不同呢?
当省立的院长亲自带着张凡出现在病房的时候,丸子国的家属二话不说,首先弯下了腰,九十度的鞠躬,然后在丸子国的医生带着一丝丝的不甘,带着一丝丝的期待中,全都弯下了腰。
盛世婚宠:老公我爱你
齐刷刷的一群人,对着张凡弯下了腰。
这阵仗,确实让人震撼。要是早一年,张凡估计得手忙脚乱的往师父身后躲。
太尼玛吓人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殡仪馆了。
可现在张凡已经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没有傲娇的说老子怎么怎么了。也没有刻意的给他们也来个九十度的鞠躬。
只是微微的弯弯了腰。路上的时候,张凡已经了解了情况。所以,弯弯了腰后,轻声说道:“现在我可以查体了吗?”
永远那么的平静。
卢老头微微的点了点头,张凡就算现在跋扈一点,他都不会说什么,可张凡没有,风轻云淡,这更然老头满意,满意的都不能再满意了。
这才是气度!
“都是我们的错,张桑请!”说实话,丸子国低下头后,和昂起头的时候绝对是两种人。
张凡换了衣服,朝着师父说道:“师父我进去了。”
“去吧!”卢老轻轻的点了点头。
对老头打完招呼后,张凡又对着中庸的主任点了点头,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
张凡进入了病房。
查体。
说实话,论张凡医术,就目前的水平,肝胆第一,不光自己有感悟,而且有名师,这一学科张凡最轻松也最有见地。然后就是骨科,当初为了能出人头地多赚钱,这个学科张凡是下了死功夫的。说个不好听的话,当初的时候梦里都在接骨头上钢板。
再下来就是泌尿,虽然泌尿在系统中打开的最晚,手术也做的最少,可这个学科相对来说,在肚子里是简单一点的器官。至于心胸外科和脑外科算是末班车了。
影子佣兵连
至于诊断,都不能称之为水平了,只能说还在学习的阶段。这是个水磨工夫,就如同贾岛写诗一样,得花费大量的心思去琢磨,去感悟。所以,也可以说,所有的医学基础课程,什么解剖、病理、生理、病生、生化其实都为诊断去做基础的。
这玩意就是好像是一个大大综合学科一样。
所以,当张凡进了病房后,脑海里就是当初陈老头查体的手法。原本觉得都知道结果了,应该不难学到老头的方法了。但,太鸡儿难了,真的,要不是外面人太多,张凡都想骂骂咧咧的出来了。老头能听出来,他都知道结果了,还是听不出来。
“难道我的听力比老头的差?”
“张桑!”
当张凡垂头丧气的走出病房后,大家以为张凡也没把握。其实对比造成的被歧视,张凡一点都不在乎。可现在对于没法复制出老陈头的技术,张凡觉得很失落,看来自己原本就不是什么天才一类的人物!
说实话,张凡略有点飘了。就看了一眼,而且还是隔着玻璃墙面,离着三五米的距离就看了这么一眼就想把人家号称西华百年不遇的天才招数给学会,这也太看不起人家华西了。
张凡没怎么搭理其他人,心情不好,还没办法说出口。“病例!”立刻有人双手给张凡送了过来。
张凡一页一页的仔细看了一遍原始病例和各项检查,没人家老陈头的诊断本事,只能来笨办法了,按图索骥了。
“李主任,手术能做,但风险还是挺大的。你的帮我!”张凡看完病例,略微的闭幕推演了一下后,对中庸的胸外主任说道。
“呵呵,好。”中庸的主任对于张凡,不像是是水潭子骨科主任那样大的怨念,因为水潭子的主任认识张凡的时候,张凡还在土里呢,而他认识张凡的时候,张凡已经有成就了。
然后张凡转了一圈,看向在场的医生,自己的师父肯定不行,老头现在除了在手术台上发脾气,已经拿不了刀了,再说老头也不是胸外科的。其他的医生也不熟悉。
就在这个时候,顺天堂的医生好似后知后觉的说道:“张桑,请问,你是茶素张桑?”
“嗯?对,我是茶素市人民医院的张凡!”
这话一说。一群丸子国的医生们好似才恍然大悟一般。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张桑辛苦了!”这次就连京东大学的医生都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尊敬。
而这个时候,家属懵逼了。“什么情况!”
“我们医院其实早就和张桑有合作的。是吧张桑!”
报告大人,妖妃来袭
京东大学的医生笑着解释了一下,茶素和丸子国的合作。
这一下,家属更有信心了。更加的谦虚了。
“张桑,请带上我,拜托了!”
丸子国京东的胸外主任,再一次的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