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txt-289.趕緊走,怕沒時間了!展示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铁椿看着这个已经被毁了的婚礼,又看了一眼兴致勃勃唱着的叶晨,突然感觉自己跟这些人格格不入,这究竟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啊?
她不断咳嗽,想提醒叶晨别再这样毁坏下去了,结果叶晨将麦克风交给她,说道,“你是不是也想来一首?”
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唱歌,于是又将麦克风给推了回去。
于是,叶晨再次噬无忌惮地作。
一曲肝肠断。
絕世 煉丹 師 紈絝 九 小姐
随着叶晨停止歌唱,斑也停止了奏乐,柱间有魔性的舞姿也停止下来。
下方,依旧根据惯性群魔乱舞,不过很快也是停了下来。
一个个东倒西歪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下方一个个喘息着,说道,“我受不了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吃点东西,缓和一下先。”
他们说着,便开始吃东西。
然后胃里翻涌又吐了出来。
到了傍晚的时候,宴会到了尾声。
一个个开始离场。
看着满目疮痍的一片,叶晨觉得这是大家玩的尽兴的表现。
拍了拍柱间和斑的肩膀,叶晨说道,“你们两个今天的表现不错啊,将气氛都给热了起来,不过还是有那么亿丢丢需要进步的地方。”
柱间烂醉如泥,说着胡话道,“只怪我没有动用木遁,制造一个更加大的动荡,不然气氛一定会更热闹。”
斑也争先恐后道,“若是我动用高达起舞,必定也会更加热闹。”
叶晨也有些烂醉,说道,“好主意啊,下一次婚礼,你们一定要记住,躁起来!”
“走,老大,我陪你进洞房!”
“对,进洞房,热乎的!我给老大暖床!”
三人醉醺醺地,勾肩搭背,一丝进入洞房之中。
却是在房间门口睡着了。
铁椿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感觉她根本就像是没有存在感一样,究竟这个婚礼她是不是女主角啊?
还有,婚礼难道不是正常人只有一次?叶晨说的下一次婚礼,是什么意思?
铁椿太单纯,没有明白。
但也不能看着自己的老公就在地面上睡觉。
柱间和斑是秽土转生,可以不用在乎,但叶晨从今天开始就是她的男人了,可不能让他在地板上睡觉。
奇门异行录
累死累活将叶晨给扛进了房间里面,铁椿将叶晨放在床上,正打算脱掉外衣。
就在这时。
门外,当柱间和斑听到了清晰的关门声之后,嘴角纷纷上扬起了一个弧度。
斑:“柱间,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做过这种提心吊胆的事情。”
柱间:“我也是,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不过这可是老大的婚礼,咱们确定要这样做?”
斑:“别装愣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也很好奇他们两个在房间里做什么,对吧?”
柱间:“大家彼此彼此,要不然就都不会装醉了。”
二人心照不宣,纷纷知道彼此在装醉。
论酒量,柱间和斑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都是吨位级。
虽说,两人加起来还比不过扉间,但也是非常不错了。
那有可能喝几瓶酒就醉醺醺的样子。
斑:“不过咱们也必须谨慎,毕竟对方是老大,不可能让咱们那么容易看到他们的二人运动,所以说,咱们需要整一点儿策略。”
柱间:“策略?什么策略?”
便在二人密谋对叶晨执行监视的时候,叶晨忽然抓住铁椿解衣的手,说道,“你先别解开,有情况,外面有动静!”
铁椿惊讶,没想到叶晨居然已经清醒了,当即小声问道,“是不是,外面有人还没有走?不会啊,我看他们都走光了的。”
叶晨冷笑一声说道,“不,以我对柱间和斑的理解,他们可没有那么容易醉!”
铁椿惊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想偷窥咱们?这,也太可恶了吧!”
傾城 王妃
叶晨冷笑一声,说道,“别看那两个家伙看着正经八百,内心可都是焖烧无比,所以咱们必须演戏,让他们感觉看到了什么,给他们满足了,他们就会离开。”
“啊,不要吧,多丢人啊!”铁椿捂着嘴巴说道。
叶晨笑了笑,也只能这样,不然叶晨冲出去将他们两个爆揍一顿的话,也太破坏氛围了。
没多久,二人便盖上了被子,并且床上隐隐传来摇晃的动静。
这动静,门外的二人都听到,心中亢奋,心跳加速。
对于他们这两个多年没有荤腥的老男人来说,依旧充满了新鲜感。
“走,咱们要赶紧行动起来,万一老大不持久,咱们什么都看不到了。”斑狡猾无比地说道。
二人偷偷摸摸,回到了火影办公室。
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两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鸣人见二人一个瞬身出现,有些依旧迷迷糊糊的鸣人问道,“二位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啪!
斑双手往办公桌一拍,神情严肃道,“战斗预警!前方发现有罗曼蒂克家族的探子,拥有非常高超的探查和隐藏能力,我方忍者始终无法探寻到对方位置,如果被对方给逃回去,汇报忍界目前状况,忍界将面临巨大危机!”
斑说着,双手又重重往桌子上面拍了拍。
柱间已经趁机在旁边的柜子里面一片搜寻,找到了一颗水晶球,说道,“斑,东西找到了,看来咱们有望能够探查到敌情了!”
“这是……?”鸣人看到柱间手中的水晶球,回忆起来道,“这是三代目用来探查村子情况的水晶球?”
柱间:“是的,只要用这个东西,施展望远镜之术,就能寻找到罗曼蒂克家族的探子,拯救忍界于危难之中!”
鸣人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说道,“真实辛苦你们了,千万不要让罗曼蒂克的探子离开忍界,忍界的希望就交给你们了!”
斑立刻紧急道,“柱间,刻不容缓,咱们赶紧走,要不然真没有时间了!”
他们急着上路,不然等下那两人完事了,他们就白忙活了。
看着柱间和斑嗖嗖两声消失在面前,鸣人由衷佩服,说道,“没想到木叶之神大人都忌惮万分的罗曼蒂克家族,这两位门神竟然丝毫也不畏惧?”
“等等,他们真的能将罗曼蒂克的探子留下吗?”顿时,鸣人想到了关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