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洪荒:開局撿到斬仙飛刀-第0569章 龔老相伴

洪荒:開局撿到斬仙飛刀
小說推薦洪荒:開局撿到斬仙飛刀洪荒:开局捡到斩仙飞刀
这样耗下去,对他肯定不利。
他也知道,这里并不是他的主场。
随时都有可能再来强者。
他可是知道,混沌第三城,有一位龚老,他的实力,可轻易镇压自己。
如果将这样的强者招惹出来,那今天自己绝对是无功而返。
底牌!
鄉間 輕 曲
必须拿出底牌!
尽快结束战斗,然后立马远遁。
“轰!”
一切都只在眨眼之间,无端恐怖的黑暗法则显露而出。
“神通,暗黑光剑!”
罗睺手中,突然现出一方玉盘。
玉盘之中,现出一道剑气。
这道剑气,浩荡尖锐。
“嗤啦!”
锐利的剑气划破天地,瞬间周围空间寸寸崩碎,化作涟漪扩散消失。
诃魔大师的斩击正好擦过剑气,随后被剑气泯灭。
恐怖的能量席卷当空,空间瞬间被绞碎,能量风暴顿时如同飓风般席卷开来!
“轰!”
剑气破开斩击,居然余势不衰,继续向着诃魔大师本体的胸口.射去。
“这怎么可能?”
诃魔大师大惊,根本来不及思考,周身佛力暴涌而出。
极短的时间内,他的分身双脚微动,手中锡杖一挥,萧杀凌厉的气息席卷天地!
霎时间!
分身袈裟鼓动,气息凌厉霸道,闪身挡在本体之前。
身后,本体也手举锡杖,挡在胸口正中。
“铿锵!”
恐怖的一击让天地剧烈摇晃,能量风暴顿时如飓风一般席卷,让人心悸的无法言语!
剑气与锡杖相击,发出一声脆响,锡杖顿时龟裂,随即断为两截。
剑气断开锡杖,并未消失,居然继续前进,再次洞穿分身胸膛。
分身遭此一击,砰的一声,便立即消失。
“铛!”
剑气继续射在本体的锡杖之上,再次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
“砰!”
庞大的力量崩开锡杖,最后射穿诃魔大师本体。
还好他最后身形稍移,剑气只是擦着他的心脏而过,并无生命危险。
而且元神,也只是稍稍受损,并无大碍。
不过,那强大的冲击力却是将他轰入地下,登时露出了一条数里长的沟壑!
“好强!”
诃魔大师猛喷一口鲜血,眼中露出一丝忌惮神色。
一击之威,居然摧毁他的半步鸿蒙至宝,再洞穿他两具半步鸿蒙至宝强度的肉身。
如此威势,简直与半步大道中期有得一拼。
这罗睺,有如此强吗?
诃魔大师不禁看向罗睺的双手,他的手中,此时已经空空如也。
但是,他刚刚分明发现,罗睺使用你法宝。
并且,那股法宝气息,让他感到一阵心悸。
“诃魔大师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罗睺一击重伤诃魔大师,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阿弥陀佛,罗睺施主神威不凡,贫僧不是对手,但是,规则便是规则,谁也不可违抗!”
诃魔大师依然嘴硬。
“哦,那大师现在如何阻我?”
罗睺脸上现出戏谑之色。
“如何阻你,贫僧已经无能为力,但是……”
“但是什么?”
罗睺眼中戏谑更甚。
“罗睺施主,你何不看看头顶!”
诃魔大师脸上露出一丝怜悯。
“头顶……”
罗睺满脸一惑,缓缓抬头。
无数吃瓜群众也是猛然一惊,抬头望天。
“嘶……”
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罗睺头顶,此时正有一只怪异神兽四蹄踏云,威风凛凛的俯视着他。
那两只眼睛大而圆,其中更是带着一丝讽刺之意。
“神兽麒麟!”
罗睺瞳孔一缩,双眸凝视,再向着麒麟背上看去。
在那麒麟背上,正坐着一个瘦小老头。
这老头童颜鹤发,手持一根龙纹拐杖,身穿一件蟒头青锦袍。
他腰间绑着一根苍蓝虎纹绅带,如瀑布般的墨发无风自舞,一双清澈的眸子寒意爆闪,清冷的身影仿佛与天地相融。
此刻!
他骑在那头麒麟身上,正冷冷的望着罗睺。
背后的凶手 雪
眼中充满一种猎人看着猎物一般的眼神。
“这……罗睺参见龚老!”
见到这个老者,罗睺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
随后更是强挤出一丝笑脸,跟老者打着招呼。
“呵呵,罗睺,!”
“你身为混沌第八城的守护者,居然私自离开自己守护的城池,跑到混沌第三城来撒野。”
“可否想过,如果混沌第八城因为你而失利,这个责任,你可否担当得起?”
龚老,便是混沌第三城的第一强者。
他已经是半步大道中期。
掌控并运用了四层九的时间法则。
并且,他的手中,至少有着三件半步鸿蒙至宝。
对付罗睺,那怕有天王盘在手,也是被秒杀的份。
“前辈,我之所以来此,乃是因为这些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必须要……”
“狡辩!”
听到罗睺的话,龚老眉头顿时一皱,打断他的话。
“整个混沌战场有规定,新到者,受庇护一年,你居然敢违抗,只是这一点,你就不可饶恕!”
龚老的声音,越来越冷。
“这……龚老明鉴,这些只是蝼蚁,而我,则是半步大道!”
罗睺的声音,略带不服之意。
在他看来,洪荒众圣只是蝼蚁。
而他是半步大道。
就算违背规则对付他们又怎么样?
蝼蚁的感受,不必顾忌!
“放肆!”
龚老怒极反笑。
“这个规定,本就是为保护弱者而设置,要的就是来规避强者。”
“你作为混沌第八城,难道这点事都还不了解不成!”
龚老的脸上,已然的寒意如刀。
他的身下,麒麟也是打着响鼻,怒视罗睺。
“这……哼!”
“那今日便便宜了这些人,龚老,那罗睺告辞!”
罗睺无言,他内心同样气氛。
但龚老的实力太强,他惹不起,只得灰溜溜的退走。
“呵呵,罗睺,这就想走吗?”
“你无缘无故跑到混沌第三城来挑衅一番,还打伤诃魔城主,真当我混沌第三城无人呼!”
龚老大怒。
装完批就想走!
有这么简单的事吗?
“你想干什么?”
罗睺一听,大惊,立马做好防御姿势,浑身魔气鼓荡,在周身布下一层黑雾铠甲。
“哼……”
听到罗睺的话,龚老冷笑一声,伸手一翻,顿时有一道流光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