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六八二章 邊境風波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在任何时代下,不管是政客也好,还是各方派系、势力也好,他们都有一件事儿,是永远也无法控制的,那就是——人性。
尤其是恶的人性,这个东西只要还有人存在,那就永远存在,再先进的武器和律法,都不能将其灭绝。
犹记得纪元年前,美弟的一些部队在日进行驻防,经常会发生一些美籍军官、士兵,强爆当地女民众的新闻,有几次闹得严重,日方民众还组织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登上了世界各国的头条。
妖女
而今天这种事儿,就发生在了浦系辖区内。
13名前沿侦察营的士兵,在喝完酒,赌完博后,偶然碰到了六名在物资站工作的姑娘,一时间兽性大发,直接将其强拽到了车上,准备对其施暴。
客观的讲,阿三族的男人,在对待女人上,一直是思想较为落后,并且在行事上也是以简单粗暴为主。在纪元年前,他们虐待妇女,强爆妇女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了,并且大多数的阿三男人对这种事儿,都是毫无感觉的,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件错事儿。
这种恶习和观念,跟所受文化与环境有关,不是生态变了,就能有所转变的。
所以,这13名士兵,借着酒劲儿,就开始在车内残忍的对六名姑娘施暴。
尖锐的喊声传遍了四周,13个人不予理会,一边打骂,一边兴奋地施暴。
“Stay put,bitch!(表子,老实点!)”
“不要……求求你了,救命啊!”
“……!”
车内的叫骂声,求救声传遍四周,姑娘们越抵抗,这帮人越没有人性。
没过多久,13名军官全部得逞,但却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将车停在了路边,继续抽烟,喝酒,休息着,并且囚禁着车内的姑娘,不让她们离去,似乎准备新一轮的施暴。
连续的喊声,引起了车间的其他人注意,十几名管理工作间的男子,在周围巡视了一圈,正好碰到了这帮人。
“救命,救命……!”
姑娘们一看熟悉的人来了,立马坐在车内拍打着车窗。
公路上,领头的本地男人见自己的女同胞在车内头发凌乱,模样凄惨,自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下车!”
十几名男子呼啦啦的围了上去,拿着护厂用的劣质枪械、警棍等物品,就敲打着车窗,看着异常愤怒。
阿三在纪元年前就算是双语种地区,因为他们被英殖民过,很多民众都是会说英语的。而纪元年后,他们又和日、韩融合,所以不少人也会一点这两种语言,但却绝对不会说老三角地区的话,也不屑于去学。
这样就造成了,双方言语不通,在沟通时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车内的人有些心虚,一时间不敢下车,只在内大呼小叫,而外面的本地男人,则是想先把自己的女同胞救出来,再把这些人带回去问清楚。
这样一来,就造成了里面的人误认为本地人要先抓他们下去,要动手,而外面的人则是认为,这帮人态度太过恶劣,你他妈的干了这种事儿,还在里面大呼小叫。
双方隔着车窗,叫嚷了能有一分多钟后,芽会生活村的另外两处车间内,也冲出来了二十多号人,都围了过来。
动静越闹越大,车里的士兵有些慌了,伸手抓起枪,指着车外的人群不停地吼道:“You’ re stupid swine! 你这蠢猪!”
“Damn yellow monkey, back up, back up,该死的黄猴子,后退,后退!”
“……!”
车内的人一拿枪,车外的人也紧张了起来,纷纷抄起了家伙。
本地一领头的男子,拿着铁棍,嘭的一声打开了对方的枪口,伸手扯着他的脖领子用本地话吼道:“你给我下车,下来!”
“啪啪!”
车内,三四把枪对准了本地男子,士兵们满目狰狞地怒骂着。
“你还敢动手?!”本地男子急了,一把就扯过了对方的头发:“给我下来!”
“亢!”
就在这时,枪声突然响了。
车内,一名年纪小的士兵,见民众全部拥上来,强行打开车门,往下拽自己,一急眼就搂了火。
这一枪就是导火线,外面的一名民众被击倒,人群瞬间轰散。
七 月 雪
士兵们更加嚣张,用充满鄙夷的话骂道:“Go away, yellow monkey!(滚开,黄猴子!)”
“Kill all of you!(杀光你们!)”
可怜的阿三并不知道,老三角地区民众的战斗力。这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地区,他们世世代代的民众,都在经历着战争,不管是纪元年前,还是纪元年后。
一声枪响,瞬间捅了马蜂窝。
“亢亢亢……!”
毫无征兆间,路边的一名16.7岁的小男孩,端着破旧的自D步就搂了火,并且枪打的极准,只三次点射,就将头车内的两名军官当场打死。
车内的军官和士兵完全懵B了,仓促间开始还击。
就这样,两帮人在道路中央,在没有办法有效沟通的情况下开了火。
军官,士兵,都是在休假期间外出的,所携带的武器,都是日常配枪,不是战时装备,再加上老三角地区的民众都极为彪悍,虽然个子不高,武器也较为落后,但真干起来,那是个顶个的敢下死手,包括没成年的男孩。
只数十秒的交战,民众这边被打死了四个,军官那边被击毙五人,被俘虏四人,而剩下的最后那台车,则是见情况不对,立马向后逃窜。
本地民众穷啊,哪有汽车开啊,只能用两条腿追了过去,但终归跑不过四个轮子,在愤怒地开了数枪后,只能放对方离去。
被俘虏的那四个人彻底倒霉了,姑娘们的家里人来了,得知事情经过后,二话不说,抄起枪把子、撬棍、警棍等武器,劈头盖脸的就冲着四人一通猛干。
四个人被打的满地打滚,惨嚎不已,但却没什么卵用,周围群众愤怒,也都凑上来猛揍他们。
没多一会,四人被活生生打死,扔在了路边。
与此同时,逃跑的那一车军官,第一时间联系上了部队,在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各自命令各自的兵开始集合。
在他们眼里,老三角地区的民众,还他妈算民众吗?那不就是奴隶和待宰的羔羊吗?在大区的立场上来看,老三角地区的浦系只是依附在五区旁边的一条狗而已,是针对三大区有所军事行动的炮灰部队。那他们五区的士兵和人种,必须都是血统高贵的,是可以在老三角地区为所欲为的。
风波序幕展开,勐罕重镇因为婚礼歌舞升平,一派热闹的景象,而在边境线上,偶然事件还在持续发酵着。
……
重都。
晚宴结束后,项择昊回房休息了。
秦禹慢步在自治会大院内,扭头冲着可可说道:“我原本想着让吴迪跟叶琳沟通,这样方便一些,但考虑到女人之间可能更好说话,所以你也和她联系一下吧。”
“不应该你去联系吗?”可可撇嘴回道:“你魅力多大啊!”
“你别阴阳怪气的行吗?”
“哎,你和七区的那个大明星还有联系吗?”可可故意问道:“听说,你曾经也想做一名牛仔?”